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在光影中静默 在文字里聆听  

2016-07-16 20:55:54|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欧洲杯期间,有几场球要凌晨三点爬起来看。我设定的手机闹铃,是波兰导演基斯洛夫斯基的电影《白》的主题音乐The End。小提琴响起,情绪和音量渐进,乐声中我的一天开始了。
在光影中静默  在文字里聆听 - 波斯蜗牛 - 开始
事实上,对于影迷,特别是像我这样对电影音乐还算留意的影迷来说,电影情节、人物命运,随片子结束便告一段落。在内心、耳边盘旋不去的,是其中的音乐。这些旋律可以冲出银幕,成为日常陪伴,变成生活的一部分。比如,有些电影中无人声吟唱的纯音乐曲目,是我看书、写文章的极佳搭配。有音乐的存在,反而觉得环境安静。专事电影音乐研究与写作的香港作者罗展凤在《电影×音乐》(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8月版)自序《我的冷文学》中,提到她常常晚上听着基斯洛夫斯基御用电影配乐搭档普赖斯纳为《维罗尼卡的双重生命》与《十诫》所作的原声写作。读到这里,觉得看过她关于电影音乐的文章时有共鸣也不是没有道理。
最初接触罗展凤的文字大概是十几年前,她在《看电影》杂志上开的专栏。记得那些密密麻麻很小字号排列的文章,信息量很大,每每对一部文艺青年奉为圭臬的艺术电影从音乐入手条分缕析,字里行间的执着和细致可以感受到作者对电影以及音乐的热爱。她是学中国现代文学出身,加之对电影音乐领域的这份热爱,笔下的解析自然富于个人情绪的流动和文学意味。那时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易得的电影、音乐资源,读她的有些文章更多是长长见识,没法直接从观影中验证。现在,偶尔翻阅她的文字,找出提及的某部影片重看,是相当有趣的对照、破译体验。
在光影中静默  在文字里聆听 - 波斯蜗牛 - 开始
 《电影×音乐》是罗展凤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书。从读到她的这本书起,我才真正热衷搜集电影原声,专注于电影音乐的欣赏和对音乐背后种种玄机的探询。什么是电影音乐?这似乎对任何一位电影观众都不成其为问题。《音乐之声》中的《雪绒花》,《人证》中的《草帽歌》,《大话西游》中的《一生所爱》……都是电影音乐,观影过程自然包括对这些音乐的聆听。可是,电影音乐所蕴含的范畴,以及音乐能够延伸出的意境、思想,远不止是这些人们耳熟能详、与电影已融为一体的主题曲能涵盖的。“电影原声令人想起某部电影的时间标记,是它们让我们记得某年某月。听着带有意义的音乐,益发令人想起某个人某件事。那段日子,你与哪个人一起度过,一起分享过怎样的年月,一起看过哪部电影,说过怎样的话,多得原影原声捕捉了一份情意、一点记忆……”,出自《电影×音乐》自序的这段话,恰如其分地传达出她这些年的研究、采访、写作的意旨所在。她在《电影×音乐》中流露出的观影口味还是挺多元的,对电影音乐的喜好也相对宽容。她会分析基斯洛夫斯基片中的音乐寓意,也试图探讨库布里克在电影中使用古典音乐的隐喻,作为香港人,她对港片电影音乐的梳理和透视很到位,写到了音乐在王家卫电影中的叙事意义。她也没有局限在小众、文艺的欧洲文艺电影中,像《教父》、《杀手莱昂》、《红磨坊》这样风靡全球的主流电影配乐她同样关注。  
好的电影音乐从来就不会仅与电影有关,也不只是意味着音乐和电影的附属,是有独立个性的艺术创作。随着罗展凤的写作,我意识到导演和电影配乐作曲者那种难以言传的默契如何可遇而不可求,一部出自基斯洛夫斯基、小津安二郎之手的内涵深远、哲思弥漫的电影,音乐可以起到怎样推波助澜、锦上添花的作用。也回过头去重新品味库布里克、科波拉乃至塔伦蒂诺那些脑洞大开、元气四散的电影中的肃穆、雄浑的古典音乐配乐是如何与情节构成强烈对比,助力戏剧冲突。
在光影中静默  在文字里聆听 - 波斯蜗牛 - 开始
应该说,当年初涉电影音乐评论写作的罗展凤首先是影迷、电影音乐爱好者,她的写作在努力接近客观。但正如再中立的足球解说员也难免有所倾向,读她的文章还是能看出其观影、爱乐的好恶。比如基斯洛夫斯基和普赖斯纳这对搭档,是她怎么也写不尽的话题,也是她至今出版的每一本书的灵魂。在她的第二本书《流动的光影声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版)扉页,这样写着,“谨以此书纪念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lowski,1941—1996),他是我最钟爱的导演,没有他的电影与普列斯纳(Zbigniew Preisner)的音乐,大抵也没有我的电影音乐书写与研究”。与前作相比,这本书的内容一方面对于《电影×音乐》中未能写得更加尽兴的题目继续书写,另一方面也将写作对象聚焦到更多不同风格、更新近的电影及其配乐上,文字感觉要放松一些,感性成分也在增加。光影大师如基斯洛夫斯基、塔可夫斯基、安哲罗普洛斯的经典之作与《断背山》、《老男孩》、《麦兜故事》在电影音乐这个切入点上,在同一本书中相遇。
在光影中静默  在文字里聆听 - 波斯蜗牛 - 开始
截至目前,罗展凤在大陆一共出了四本书(最新的《无常素描:追忆基耶斯洛夫斯基》我尚未见到),个人最喜欢第三本,《必要的静默》(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1年7月版)。这本书中记录了普赖斯纳、艾莲妮·卡兰德若、莫里科内、久石让、菲力普·格拉斯等12位世界级电影配乐音乐家的创作心得,其中多为罗展凤借助音乐家们到港台演出的机会进行的专访,也有演讲或群访记录。值得一提的是,书中对普赖斯纳的采访是作者唯一远赴波兰完成的,采访背后颇多际遇契合的戏剧性,最终得以完成,作者夙愿得偿,也是读者之福。罗展凤并无记者身份,而这些音乐家多是个性强烈、行色匆匆,所以书中采访往往伺机约定,难度可想而知。不过,罗展凤言谈举止的诚意,特别是一旦双方坐下来聊到电影音乐,采访对象们多会被触动以至接受吧。于是,从中我读到久石让的童心和幽默,菲力普·格拉斯的快言快语,卡兰德若人如其乐的细腻柔婉,特别是普赖斯纳对基斯洛夫斯基的怀念,以及对如今世界电影业态、电影配乐领域某些弊端的直陈,“(好莱坞)它们根本容不下任何艺术创作的空间,亦不会让你留下任何记忆。我希望可以在我的生命里远离这些阴影”,而他对电影配乐中所谓“静默”的留白是这样理解的,“要找到一段适当的音乐配置在电影里时,首先要考虑音乐与静默之间的恰当处理。我想音乐里最重要地方是静默的部分。就是音乐在出场前与出场后的空间”。我尤其乐于读每个访谈章节后的“小记”,记录访谈的缘起、约访的难易,访谈前后和过程中的花絮。我在网上看到这个部分被有些读者诟病为追星心态,见仁见智,我反而觉得读过大师们对电影音乐的专业见地,再读“小记”别具趣味,是阅读节奏的调剂。可能我自己也有对这些大师及其作品的追星心态吧,又没有罗展凤那样的机会和勤奋,从书中读到就算过瘾。
时至今日,哪怕中国的电影市场火爆得一塌糊涂,各路热钱纷至沓来,在我目力所及,国内真正专注于电影音乐研究的作者和相关图书的出版仍然很少。这些话题更容易在诸如“豆瓣”这样文艺青年扎堆的地方找到生存空间,“电影音乐”等小组人气尚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罗展凤的研究与写作显得尤其难得。当一部电影结束,片尾字幕升起的一刻,无论结局是否让观者满意,有什么值得记住并持久不散?我想应该是电影音乐。任某一段电影音乐就那么在耳边陪伴着我们吧,眼前无关光影,心底却光影无限。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