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赫拉巴尔,“巴比代尔”们的接头暗号  

2016-12-25 20:26:20|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赫拉巴尔,“巴比代尔”们的接头暗号 - 波斯蜗牛 - 开始







《喝了吧,赫拉巴尔》
龙冬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从《过于喧嚣的孤独 底层的珍珠》中译本2003年出版至今,十三年过去了,捷克大作家赫拉巴尔及其作品在中国有了为数众多的知音,不再“孤独”。可是,就他的国际影响力、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对中国文学的参考意义而言,本该更享“喧嚣”,尤其与那些在中国传播甚广、流行多年的英美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相比。换个角度看,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他的作品不必沦为某种标榜文学品位的装饰,而是那些真心喜欢的读者之间含蓄的“接头暗号”。比如,《喝了吧,赫拉巴尔》书名中这个“喝了吧”,就是赫拉巴尔名字的谐音,也是不少赫迷举杯相庆的“切口”。
这是一本半天就能仔细读完的书。精装,小开本,篇幅不长,文字流畅而感性。就着封面上画着的那些端着杯啤酒、没心没肺的小猫读更有趣——熟悉赫拉巴尔的人都知道,啤酒和猫对他意味着什么。当然,如果你不知道赫拉巴尔是何许人,也没读过他任何作品,更不清楚《喝了吧,赫拉巴尔》的作者龙冬和这位捷克作家有什么关联,那这本小书恐怕显得个人化,甚至有点情绪化。这种特质,其实也是书里的文字有可能被喜欢赫拉巴尔的读者通过阅读感受到的情感和温度。这些文字源于一个中国写作者对遥远异国时空相隔的前辈作家人格魅力与文学高度的尊崇,也是一位文学编辑捕捉并成就一位影响其编辑生涯的海外作家在中国被翻译、出版、认识、接受的职业满足感。
1993年第二期《世界文学》杂志上刊登了捷克文学翻译家杨乐云译的赫拉巴尔代表作《过于喧嚣的孤独》,“三十五年了,我置身在废纸堆中,这是我的love story。三十五年来我用压力机处理废纸和书籍,三十五年中我的身上蹭满了文字,俨然成了一本百科辞典——在此期间,我用压力机处理掉的这类辞典无疑已有三吨重,我成了一只盛满活水和死水的坛子,稍微侧一侧,许多蛮不错的想法便会流淌出来。我的学识是在无意中获得的,实际上我很难分辨哪些思想属于我本人,来自我自己的大脑,哪些来自书本,因此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的嘬着,品烈酒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呷着,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到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这是这部杰作的开头,一直为不少赫迷津津乐道。当时读到它的作家龙冬颇受触动,甚至自嘲其此后创作的小说《驼色毡帽》开头据此“抄袭”而来。随着读到越来越多赫拉巴尔的作品,了解其生平,领会他的生活态度与文学理念,龙冬受到的影响日渐深远,他在收入《喝了吧,赫拉巴尔》的2008年12月赴布拉格查理大学演讲中说,视赫拉巴尔为“终生的师傅”。
就像龙冬在这本书的“后记”中所写,不喜欢一个集子的文章内容五花八门。《喝了吧,赫拉巴尔》倒是主题一致,贯穿始终,那就是赫拉巴尔-布拉格-干杯-文学。书中收入他几次前往布拉格和捷克其他地方参观、小住、行走的见闻和感慨,特别是循着赫拉巴尔的印记而行的记录。从布拉格到“河畔小城”,赫拉巴尔时常造访的酒馆,喜欢的啤酒,熟悉的街道,聚饮的酒友,等等,龙冬一样样走近、接触、体会。这些记录细碎、任性、生动,拼图般一点点接近作者心中那些问号的答案。而赫拉巴尔像是一位无处不在又不曾出场的重要酒友,萦绕于字里行间。书中《致赫拉巴尔》一文中有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龙冬在赫拉巴尔生前常去的金虎酒家,向烟雾缭绕下的几个赫拉巴尔老酒友发问:“赫拉巴尔先生呢?”赫拉巴尔忘年交、传记作者马扎尔一头雾水:“什么赫拉巴尔?”龙冬开始装傻,“他不是最先来了吗?”接下来的一幕简直是赫拉巴尔作品中的再现,“马扎尔笑了,突然弯下身,几乎就要钻到酒桌下面,喊道:‘赫拉巴尔先生,出来,快出来!’”有了这些来自捷克的记忆碎片,想必对赫拉巴尔笔下那些身份卑微、内心强大、精神世界丰富、及时行乐的人物们有感同身受的理解。
读着这本书中的文字,特别是那几篇写及龙冬如何与赫拉巴尔作品结缘并成为那些作品在中国的推手的文章,不时生出对他莫可名状的妒嫉,对,是超出羡慕范畴的嫉妒。一个自己也写作的文学编辑,年轻时代接触到这样一位与自己的文学趣味、写作方向气味相投的外国作家的作品,尽力将之引进,与相衬的译者合作,使中译本陆续问世,给更多中国读者、特别是文学写作者带来内心抚慰与文学上的滋养,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写作者龙冬对中国文学的现状有种种不满,他的鉴赏力与期待是双重的——作家和编辑。他对中国文学有那么多诟病,实在是期望值与现实间落差太大使然,而赫拉巴尔其人其作,给了龙冬和中国文学一个绝佳的参照。
住在赫拉巴尔走过的街道,和他的朋友在他常去的酒家喝他最爱的啤酒,在他的“河畔小城”“林中小屋”发呆……这些形式感强烈的方式,可以看作是龙冬有意无意间对于接近甚至成为他内心所理解的赫拉巴尔那样的人所付出的努力。他是一个来自中国的赫拉巴尔追随者,一个为了文学着魔的“巴比代尔”(注:赫拉巴尔一部小说的名字,也是他自创的一个词,特指一些身处底层、苦中作乐,为内心理想着魔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