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我曾当过两个月“圣诞老人”  

2015-01-01 23:30:09|  分类: 贡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圣诞节前夕,几乎每晚我都会陪蜜贡看一本书。确切地说,是我拿着绘本给她读,她一边看图画一边听故事。她好奇而专注,小心思转得飞快,偶尔插话提个问题,令我猝不及防。给这个当时两岁半的小姑娘讲书是美好而不轻松的事,照本宣科太枯燥,发挥过度又难以自圆其说。让我觉得这件事情值得做、可以坚持的,除了诸如父女情深、亲情弥漫这样的常规理由之外,还有藉此和这个互联网手机无处不在、“喜羊羊”“熊出没”之流动漫产品泛滥的时代拔河之意。“绳子”那边是抱着iPad用小手指头点来划去自娱自乐的触屏一代,这边是求知欲旺盛、正在慢慢形成对世界的看法和审美意识的蜜贡。
入夜,摊开书页,用比客串电台节目还认真的姿态,超出日常本色的活泼口吻,带着蜜贡进入希尔福斯坦、李奥尼等大师的绘本世界或者《不一样的卡梅拉》、《大红狗》、《麦兜麦唛》系列里那些小动物的生活,偷瞄小姑娘带些情绪化的表情,我这个爹界新锐不是没有成就感的。幻想伸出自己的右手拍拍左肩膀,心下暗叹,老丁,真有你的。矛盾之处在于,蜜贡听得兴奋,入睡速度不乐观。这样的睡前共读节目多了,我对此的理解就不止局限在“陪孩子一起成长”的层面。事实上,我的体会是,既然每个成年人都曾从孩童时代经过,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还住着一个儿时的自己吧?只不过时间流逝,家事公事缠身,那份天真、纯良早被如今情感麻木、面目可憎的自己遮蔽。有了孩子,有了与孩子相处的这些时光,陪伴成长的意义之外,也是对自己的某种召唤。这种召唤初时会有生涩、笨拙和矫情之感,时间长了,你会发觉,亲子共处的力量像是一把雕塑师的凿子,敲掉庸常生活里的琐碎、不堪,浮现出来的就是纯粹的童心。
印象里是《大红狗》系列图书中某一本给我的灵感,圣诞前几天就给蜜贡讲了那个包含圣诞老人、驯鹿、礼物、雪人等关键词的故事,还言之凿凿地告诉她,平安夜要睡个好觉,醒了就能在床头的小袜子里发现惊喜。圣诞节这个源自基督教的宗教节日无论在西方还是以舶来品面目出现在中国,都延伸出更多的形式和内涵,其中一项就是笼罩着童话色彩的亲情喷发的好机会。如你所知,几乎每个小孩子对圣诞节最初的记忆都是睡前故事里驾着驯鹿雪橇世界各地送温暖的圣诞老人,以及一觉醒来窗外的皑皑白雪和床头袜子里以圣诞老人名义从天而降的礼物。蜜贡也不例外,期待满满又有点忧心忡忡地睡着了。
我曾当过两个月“圣诞老人” - 波斯蜗牛 - 开始
 第二天清晨,窗外的雪失约了,看不到什么圣诞老人的脚印和驯鹿拉的雪橇印。蜜贡果然在袜子里找到小玩具和糖果,她高兴极了,整个上午把这种喜悦回味了好几遍。为人父母的,想必都能对孩子意外得到礼物时那种惊讶、快乐和满足感同身受,没有比故作一脸茫然内心窃笑地面对孩子的那种场景更让人舒坦的了。问题来了,圣诞当夜,我给蜜贡讲完了睡前故事。合起书页,和她互道晚安之前,她认真地表达了对明晨床头袜子里继续发现礼物的期许,还加了个注解,“爸爸,我很乖,我会睡个好觉,圣诞老人会给我礼物吧?”唉,这个想法我就不麻烦圣诞老人了。深夜,我轻手轻脚地把一本全新的简装绘本卷成筒,放在蜜贡床头的小袜子里……从此,圣诞老人以不知情的方式对我附体,在我家长驻了将近两个月。
大多时候,蜜贡都带着期望和悬念睡着,醒了就连跑带爬去翻袜子。粗略算算,我替圣诞老人送出了MM巧克力豆、草莓小发卡、猫咪卡通贴纸、百吉福奶酪、巧虎毛巾、米卡手偶、橡皮泥,巴拉巴拉巴拉。有时候,贡娘还会在她睡觉之前问问她对下一个礼物的要求,玩的还是吃的还是书?我们虚拟了一个圣诞老人,向他许愿,我们自己兑现。这个开了头就不好收尾的故事是怎样结束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结尾没有开始美好,被遗忘理所应当。蜜贡后来的惊喜也被习以为常冲淡,直到有一天她在袜子里没有发现任何礼物,当然她没法质问圣诞老人,就跟我倾诉。我没去淡化这出家庭亲子连续剧的戏剧性,至今也不知道蜜贡是否掌握谜底,反正后来她也没表现出太大的失落感。我猜,是圣诞老人对她太慷慨的缘故。
就算我有了在家里Cosplay圣诞老人行为的所谓童心,仍然悲观地认为,不管大人如何有童心有想象力如何为孩子着想,成人社会和童稚世界间的阻隔都无法弥合,只能尽量缩短之间的距离,努力接近彼此。我从来对写出被孩子认可作品的作家心怀叹服,这实在是了不起的成就。这样的作家,身体里一定住着童年的他自己,或者还住着一位乐意为孩子们带去欢乐的圣诞老人。读托尔金的《圣诞老爸的来信》,看着他手绘的插图,愈发坚定了我的上述想法。这位高鼻深目、面色严峻、戴礼帽叼烟斗的英式老派绅士,曾写出《魔戒》、《霍比特人》等风靡世界的奇幻文学经典的大作家,一手营造了“中土世界”的牛津大学古英语学家,在这本书里呈现的幽默、童趣、天真、煞有介事,分明告诉读者,他的身体里就是住着书中的那个圣诞老人,不,他简直就是圣诞老人本尊。
我曾当过两个月“圣诞老人” - 波斯蜗牛 - 开始
 1920年的圣诞节,托尔金三岁的大儿子幸运地收到了“圣诞老人”的来信。此后二十多年里,他和另外三位手足每年圣诞都能收到这样的来信。信中既有手绘的妙趣横生的图画,也有关于圣诞老人和他生活的地方以及他身边那个冒失鬼北极熊的种种趣事的讲述。如果说没有哪个成年人能真正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那起码托尔金在这些精心构思、想象力飞扬的圣诞书信中表现出与孩子沟通的诚意。年复一年,他笔下的图画和书信不止故事连贯,从行文到图画也考虑到了孩子的成长,接受程度的不同。在我看来,他显然非常接近孩子的所思所想,那些图画中的人物、风景,那些礼物和道具,还有那些极易给读者以代入感的讲述,都在为此提供注脚。当我看到他以圣诞老人的口吻一边说自己的手抖得厉害,一边故意用哆哆嗦嗦的字体写信,还一人分饰两角地摹仿那个淘气顽皮的北极熊动辄用粗粗的蓝、红色笔写几句,真是又好笑又感动。童年里能收到这样的圣诞来信,哪怕长大后答案揭晓,此中父爱助燃的暖意也会陪伴终生吧。而托尔金老师,请允许我向您致意,您实在是位用心的好爸爸,先驱级的暖男。
虽然天气预报中今年北京的初雪迟迟不来,但生在东北的我和一提下雪就联想到堆雪人、穿漂亮小靴子踩雪、拿手接雪花看它变成一滴水的蜜贡,对此都有不变的热情。今年第一场雪注定迟到,我在考虑要不要在圣诞前夜卷土重来——再扮一次圣诞老人,给蜜贡的一夜好梦画上个惊喜的结尾。礼物我都想好了,就把《圣诞老爸的来信》给她压在枕头底下。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