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巴尔加斯·略萨:唤醒博尔赫斯 把诺奖颁给他  

2011-06-21 21:42:01|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尔加斯·略萨:唤醒博尔赫斯 把诺奖颁给他 - 波斯蜗牛 - 开始或许因去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故,时隔十几年后,秘鲁大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此番再度访华无论官方还是媒体、文学爱好者都显得非常隆重、热闹。上周末一大早,北京长安街边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门前就聚集了不少为了巴尔加斯·略萨题为“一个作家的证词”的演讲等候入场的观众。由于前一天自沪来京的航班延误,巴尔加斯·略萨抵京已是凌晨,不过这并未令他热情稍减,“中国是个迷人的国家,我十几年前来过,如今沧海桑田,有了巨大的变化。”如雷的掌声中走上讲台的巴尔加斯·略萨先是获颁中国社科院荣誉研究员称号,年逾七旬的他依旧神采奕奕、气质文雅,这种状态在当天下午和中国作家的对话中也得以保持。
如在上海的同主题演讲一样,巴尔加斯·略萨不紧不慢地从在玻利维亚度过的童年说起。还算殷实的家境、人丁兴旺的大家庭、宽敞的大房子、在房间里扮演电影角色游戏的小伙伴,构成他美好的童年记忆。“我五岁就开始阅读,不是漫画书,是充满语言、文字的读物。那时读的探险故事带给我的激情使我萌生写作之念。”他回忆道,“有时候读到一个故事的结局,觉得就那样结束了太可惜,就另编一个结局,这是我成为作家的前兆”。他不认为幸福童年给后来的写作太多滋养,“这样的生活到十岁那年戛然而止,之后的遭遇让我痛苦和消极,这反而令我后来的写作更多产,幸福的记忆并未给我的写作打上太多烙印”。
他坦承并非自小就想以写作为生,“我没指望做个专职作家,而是打算让文学以某种方式嵌入我的生活。”他大学学了法律,计划着未来一边做律师一边搞创作。当时秘鲁是军政府统治下的独裁政权,整个国家笼罩在黑暗中,“我的大学时代充满紧张情绪,到处是秘密警察,人们的思想和行动也不自由。”这些经历对他之后的文学创作很有帮助,“我就想,以后一定写一本小说来反映那个年代的社会状态、人们的生活和思想,反映独裁政府”,这催生了长篇小说《酒吧长谈》。他一再提到这部作品的意义,甚至在现场读者询问他最看重哪部作品时答道,“我看重自己的每一部作品,但非要让我选一部的话,我会说,《酒吧长谈》”。
大学毕业后在巴黎那七年奠定他的文学走向,“从文化角度,我在法国反观拉丁美洲,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拉丁美洲。当时在秘鲁,我对其他拉美国家的作家和文学作品知之甚少,这种封闭在法国被打破。”他接触到大量风格各异、精彩纷呈的拉美文学佳作,还结识了胡利奥·科塔萨尔等作家。“文学那时像是桥梁,让我更加了解拉丁美洲,也联接着拉美作家”。
谈及写作本身,巴尔加斯·略萨多次说到萨特和福克纳。“萨特对我的影响太大了,事实上他对我这一代的拉美作家都有影响。他说,文学要有社会责任,不应脱离社会和政治,文学是一种行动方式,写作能够唤醒人们的意识。萨特让我感到文学并非没有意义的事,得用批判的眼光看社会”,他说自己的早期作品深受萨特的影响──直面现实,用心讲故事,幽默感缺席。“我的早期作品中很少有幽默感,因为萨特的作品就这样,深刻、睿智但不幽默。受他影响,我觉得真正的文学作品应该是严肃的,不引人发笑。直到有一天我想在作品中讲讲秘鲁军队中劳军女郎的故事,发现无法用严肃的笔调去表达这个故事,而这个故事如此让我着迷,于是渐渐意识到幽默在文学中的意义。”果然,他以此题材写出的《潘达雷昂少尉与劳军女郎》笑点连连,这种幽默感在之后的写作中时时流露。当年在拉美很走红的海明威和福克纳等美国作家也是巴尔加斯·略萨的写作榜样,“比如福克纳,他的写作极大丰富了我的文学形式,他笔下的社会在拉丁美洲也有,我大量汲取福克纳的写作技巧和小说语言,他的作品像建筑一样,而他就是那个建筑师。”归根结底,萨特的思想和福克纳的技巧对巴尔加斯·略萨的文学生涯影响深远。
莫言、阎连科、刘震云这一拨的很多作家曾在八十年代读过巴尔加斯·略萨作品中译本,于是巴尔加斯·略萨和中国作家的对话基本呈现中国作家集体表达对其 从文学到相貌倾慕的一边倒也就不奇怪了,“略萨先生此刻坐在距我不到两米远的地方简直是我多年的梦想。”莫言说,“略萨先生当年没能成功当上秘鲁总统是政治的遗憾,却是文学的幸事。他的文学创造力非凡,是真正的结构现实主义大师”。
面对巴尔加斯·略萨,诺奖自然是绕不过去的话题,有读者要他预测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谁最有戏,“这个问题从我去年获奖到现在已经被问过无数次,很难回答。我想,如果博尔赫斯还没下葬的话,我会去唤醒他,把诺贝尔奖给他。他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作家,他精彩的小说、诗歌作品丰富了西班牙语文化。诺奖没能颁给他很可惜”。获奖后的日程无疑令他更加忙碌,他说自己并不缺少写作计划,只不过缺少实现计划的时间,“希望我能长寿,把计划一一完成”。
“我不会建议热爱文学的年轻人非得去受苦,毕竟作家的体验不会千人一面,如果你喜欢文学,就去做吧,这是美好的事业。”面对钟情文学的大学生,巴尔加斯·略萨言之切切,“大部分作家不是天才,用勤奋、努力和自我批评来弥补天分的不足。比如我喜欢的福楼拜,他不是多么有文学天赋,但他用勤奋和自我超越写出了《包法利夫人》那样伟大的作品”。他心中的文学有任何其他活动都无法取代的地位,“没有什么能像文学一样让我们了解自己的语言,文学能把语言运用到极致,通过文学能让不同语言的人也彼此交流。我读托尔斯泰的作品简直就像进入到一个新世界”。“我们置身的世界,文化不同,体制千差万别,或者专制或者自由,文学都能带给人对现实的批判,文学使人变得不顺从,这种对现实的不满让我们有批判精神。我们所面对的日常生活很可悲,文学能把我们从个人世界中解脱出来,进入更广阔的世界去冒险。”
为期一周多的访华期间,巴尔加斯·略萨先到上海后来北京,演讲、作品朗读会、与作家对话等活动一个都不少。伴随着此前《百年孤独》名正言顺版中译本的出版,又一波拉美文学阅读潮流在中国读者中涌动。巴尔加斯·略萨的作品无论译介时间之早还是数量之多在拉美作家中都名列前茅,他的最新长篇《凯尔特之梦》也正在翻译中,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和中国读者见面。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