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粘在记忆里的那些“漏网”之书  

2011-01-16 00:44:25|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书的组成部分将有所演变,也许书不再是纸质的书。但书终将是书。”在和法国电影人卡里埃尔关于书的对话中,安贝托·艾柯狠狠地说。这话其实击中阅读的本质──我们读的不是甲骨、竹简或是纸,也不是Kindle没有背景光的屏幕,是既具体又抽象的,经由创作者将文字排列组合成的内容,而每到新旧年份相交时,清点、梳理一年来过眼又不似浮云那般易散的开卷记忆则是无论图书媒体还是许多爱书人的必修功课。不管生活如何改变,载体如何更迭,阅读终将还是阅读,就如同这些年我大概保持着年均四五十本的阅读量,刚刚过去的2010年则是四十二本,忙碌也好清闲也罢,这个数字大体相当。
这一年读过的书中,有些是出版前就如雷贯耳的大热门,如《1Q84》、《独唱团》,一经上市,购买者和阅读者大大超越既往的目标受众群体,相关话题也不是区区书业界能装得下,另一些则是问世后口碑流传,慢慢升温,最终跻身各类好书盘点宠儿之列,像《巨流河》、《阿勒泰的角落》、《国家记忆》。而我更乐意从书架上那排 “已读过” 书脊中抽取、重温的是几本未被广泛提及、传播,内容特别,曾慰藉我的某个得闲下午或失眠夜晚的书,它们像是书海中逃过聚焦打捞的漏网分子,飞起来的时候不慎粘在我的记忆上。
粘在记忆里的那些“漏网”之书 - 波斯蜗牛 - 开始 从小就对神鬼妖狐情有独钟。上学时读《聊斋志异》 令我对此类故事之神秘、凄美、惊悚无比向往,栾保群的《扪虱谈鬼录》带给我久违的滋味。书中文章多来自《万象》杂志专栏,此番结集读来愈发能显出作者对中国传统鬼文化乃至方术、民俗、掌故等深入浅出的查考、解读。引经据典中,他总能把阴森、隐晦的背景用相对轻松好读的文字表现出来,从冥界到人间,自古代到今天,偶尔的“穿越”与讽喻令我觉得所谓灵异世界的传说毕竟不脱世俗百态的窠臼,鬼是否真地存在不好说,但人心底的诡诈是肯定时时泛滥的。
与《扪虱谈鬼录》比起来, 《灵验·磕头·传说》起码从文本面目上要学术不少。该书缘起于作者1999年亲历的河北范庄龙牌会现场,“看到黑压压的人匍匐在简易神棚内的龙牌等诸多神马面前,耳朵充斥着嘶哑的庙戏声音和惊天动地的鼓声,眼睛也被神棚中的香烟熏得直流泪时,在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茫然了”,这份茫然引得作者用田野调查的方式用民俗学视角进行解惑。从龙牌会到娃娃亲,从民间宗教到乡村庙会,这些符号化的现象是作者破译迷题的入口,第一手走访使得这本小书又严谨又有趣。张大春的《离魂》也是小书,十一个小短篇,在他近两年频现内地书市的作品中并不起眼,却是对我胃口的一本。张老师的古文功底与小说才情没人怀疑,但能用今人语言写出明清话本志怪小说的意味并不是容易的事,行文有说书人腔调,离奇诡异而又直视现实,是以超现实笔触撩拨俗世烟火的趣作。
翻看《纳棺夫日记》是因为早前看过依据此书改编的日本电影《入殓师》,片中入殓师职业工作过程的独特和日式葬礼静穆、优雅的仪式感让我好奇心勃生。该书作者青木新门本就是此道中人,书名中那个“棺”字足够顾名思义,纳棺也好入殓也罢,殡葬工作者是也。这类职业在中国大体上不离死亡、僵硬、悲痛等字眼,作者写在书中的经历却说明,抛开上述直观印象,纳棺夫之职也意味着超脱、静美甚至诗意。许是兼有诗人身份缘故,作者写死亡文笔很是文艺,抒情和自省不免占去我最想看的记录部分,我的那点猎奇心思在作者的职业记录中逐渐消散,剩下的是对这一职业的刮目相看和对死亡的另一重理解,还有对日本文化中禅意、极致的多些认识。
粘在记忆里的那些“漏网”之书 - 波斯蜗牛 - 开始
 如果说《纳棺夫日记》传递给我的是来自东瀛的生死观,那么《大日坛城》则是弥漫浓郁日本武士道精神和中国侠义情怀的我的年末阅读惊喜。书中情节围绕抗战时期中国围棋天才俞上泉的棋运、命运展开,虽说故事大多在中国发生,但作者描摹的日本人角色,棋士、军人、间谍、僧侣大多形象鲜明。记得前几年读徐皓峰的《逝去的武林》时被打动,这种触动在读《大日坛城》时加倍。前者是纪实,后者为虚构,作者笔力稳中有升,文字轻灵洒脱,像是他在《大日坛城》中刻画的那些围棋好手或武林高手,文学和武学在他那里得到奇妙融合。清晰的历史背景下,一张棋盘,两副黑白子,搅动得中日两国形形色色人等心绪起伏、命运跌宕。或许作者本人也习武,侧重写围棋,武侠意境却贯穿全书,棋盘上或之外的世界,倏忽之间已然不同。当然,书名既叫《大日坛城》,关于佛教经典《大日经》和唐密的讲述、领会处处可见,所以说这书是佛教、武侠、围棋、历史四合一并不夸张。
粘在记忆里的那些“漏网”之书 - 波斯蜗牛 - 开始
 说到佛教,不由得想起比尔·波特的《禅的行囊》,这位汉学家多年醉心中国文化,对禅宗更是情有独钟,这本书即为他始于2006年春天的纵贯大半个中国的寻根问禅之旅。从北京大钟寺出发,五台山、赵县、洛阳、潜山、韶关、广州一路下来,他几乎走遍与禅宗有关联的城市、乡镇、寺庙、故居,拜访多位僧侣、居士、百姓,俨然中国版、禅宗版的“在路上”,只不过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空虚和迷茫的旅途,比尔·波特的行囊中满是对禅宗的开解与顿悟。一路上,他的遭遇颇富戏剧性,顺利或困顿都曾遇到过。途经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饮食民俗,各式身份人物面对他时的不同态度,城市与乡村在物质和精神上的差异,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和信仰倾向的一角,这些都被这个心怀信仰一往无前的美国老头记录下来,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侧面反应。书中开始部分,作者看到北京大钟寺中的永乐大钟上镌刻着一百零八种佛经,钟声响起时,他的想象力也随之飞扬,“这可以算是一种原始的‘电台’。钟声敲响之时,满覆于大钟表面的佛经便经由振动引起的共鸣,将佛法播撒到方圆百里之内的每一个人心中,甚至更远”,这个意象很能涵盖全书的主题,禅在每个人的心里,修行无处不在。而这,恰如读书这件事,好书哪怕书页合上也总能留在脑海,阅读则可随时进行。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