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如果连活着都不怕  

2010-12-18 00:03:46|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连活着都不怕 - 波斯蜗牛 - 开始
 





《纳棺夫日记》
[日]青木新门著
左汉卿译
南海出版公司2010年12月出版


“有人认为所谓开悟就是准备好了在任何时候都能从容地死去,这其实是错误的。真正的开悟,是在任何情形下都能从容地活着。”俳句诗人正冈子规在《病床六尺》中这两句话,在篇幅不长的《纳棺夫日记》中至少出现四次,有点絮叨,足见作者青木新门对其中深意的认同。或者,因为他职业的特殊,才更对生死的看法较常人彻底一些。
翻开这本书,一方面因为由此改编的电影《入殓师》表达出来的对死亡的泰然处之乃至信仰般的尊重让我印象深刻,另一方面出自我的好奇心,这个离我遥远又与每个人最终归宿相关的职业是如此神秘。《纳棺夫日记》勒口处介绍青木新门是日本作家、诗人,著名纳棺夫,一个“棺”字足够顾名思义,电影片名《入殓师》似更易懂。纳棺也好入殓也罢,殡葬工作者是也。在中国,这类职业往往令人联想到死亡、僵硬、冰冷、悲痛乃至阴气森森等字眼,这些固然属实,可事实不止如此。在青木新门的职业生涯,在他的视野里,除却上述直观感觉,这份行当还与超脱、了悟、凄美和诗意有关。有这样的认识,也是在他经历过初入此行的恐惧、无奈和羞辱之后。
作者的文笔相当文艺,抒情和自省的频率起码挺考验我蠢蠢欲动急待他记录职业点滴的笔墨快出现。不过,这部分回忆童年的文字还是很忧伤很励志,不禁想起《佐贺的超级阿嬷》。对我来说,书中最重头的是记录作者多个工作个案的文字。初翻书页时的猎奇心理竟然在阅读过程中消弭,应该说作者的文字没什么高明之处,关键是经由这样的职业眼光去观照死亡,只需平实记下已够打动人。
哪怕纳棺夫的工作充满仪式感和人文关怀,与死人打交道在日本普通民众那里总归还是不易被宽容地接纳,偏见不可避免,这一行的人因此面临来自家人、亲友和社会的巨大压力。书中戏剧性的一幕是作者初涉纳棺夫行当时,有次竟被派去初恋女友家为她父亲汤灌(清洁遗体)和纳棺(安放亡人),他感觉得到“她接受这样的我,我不需要做任何隐藏和遮掩。想到这里,我突然欣喜万分。这份工作我可以一直干下去”。而坚持下去的动力也往往来自某次工作来自死者家人的些微理解、认同,作者看待死亡的态度也在这些认同中渐渐变得超然。忙碌在死亡现场和棺木前的作者在尽心尽力让死亡显得平静而体面,他淡然外在之下,耳闻目睹的是生离死别带来的人间百态,每一场纳棺仪式进行中、每一张生命消逝的面孔后都上演着人性温暖或冷漠的戏码。
这样的经历让作者越来越能心平气和地面对死亡,他对死亡延伸出的世态炎凉、临终关怀、医学伦理等问题也有自己的认识,这些认识又不时被作者置放在宗教语境中掂量一番,这便是该书最后部分,也是篇幅最长的部分。我猜想读者对这部分的感觉大概两极分化,要么实在读不下作者引经据典、说教味浓厚的人生、佛学思考,要么把这部分视为安抚心灵的东瀛鸡汤,甘之如饴。
P168出现金子美铃的诗歌于我是一处惊喜,这位童谣诗人的很多诗句都与生死有关,很多时候,生死未必是夹缠不清繁复难解的大道理,最单纯本身的理解也许最接近答案。如果一个人连活着都不怕,那他还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不能看透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