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拂去“人工历史”的时光尘埃  

2009-06-24 12:23:28|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拂去“人工历史”的时光尘埃 - 波斯蜗牛 - 不如重新开始拂去“人工历史”的时光尘埃 - 波斯蜗牛 - 不如重新开始

《社论串起来的历史:从范荣康先生的讲述中回首往事》,袁晞著,人民出版社2009年5月版

《红旗照相馆——1956-1959年中国摄影争辩》,晋永权著,金城出版社2009年3月版


历史是人创造的,这是就身处其中的人而言。隔着时光回望,历史只不过是人“加工”的,或文字或图片,或口耳相传……无论以哪种载体记录,都不可避免地与真实有出入,甚至由于种种原因,与最初的历史相去甚远。自打人类社会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所谓“媒体”,它除了关注当下,延伸出来的功用便是记录历史。如今的历史研究者,特别是着眼点在百多年来的历史的,查找旧报纸甚至比翻阅典籍、文献更重要。

近来坊间有两本资深媒体记者所写的书,《人民日报》袁晞的《社论串起来的历史》,《中国青年报》晋永权的《红旗照相馆》,前者以社论做引子,后者拿新闻照片说事,形式不同,角度各异,却有反观历史(特别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历史),拂去尘埃的异曲同工之处。

曾几何时,《人民日报》社论在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传达、解读中央精神、举措的必备文本,其影响力远远超越一份报纸的一篇文章所应有的程度,说是那个年代的“圣旨”都不为过。今天看来,这当然是不正常的,可在那个信息闭塞、传播手段匮乏、全国人民只有几份报纸可读的年代,一切再顺理成章不过。如今,因为《人民日报》社论的特殊意义,反而为从另外角度回望历史提供了极佳的参考,《社论串起来的历史》意即在此。

该书缘起于曾任《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副主编的范荣康,他从五十年代就写社论,后来亦参与社论选题的确定、批阅,直至1990年。其间中国经历了大跃进、文 革、改革开放、市场经济、6四等风起云涌的历史波澜,范荣康亲历的每一篇社论诞生的社会背景、官方意旨、社论撰写的来龙去脉无疑有着珍贵的史料价值。书中精选了1952年到1966年最富典型性的社论,每篇社论正文均前有范荣康耳闻目睹的口述回忆,后附袁晞对其他相关历史资料的整合和理性、克制的评判反思的“回望历史”。

五十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对于人类个体,却几乎相当于大半生,书中这些半世纪之前的社论,无论语调还是文笔,今天读来颇“不合时宜”,但这“不合时宜”恰恰反映了当年诸如大炼钢铁、放卫星的疯狂与荒谬。除此之外,这些社论中所提及的有些问题,时至今日也未必全部解决,比如“春运”(那时叫“春节客运”)。遗憾的是,由于患病辞世,范荣康的口述回忆到1966年戛然而止,而从1966年到1990年,任谁都知道其价值。

如果说,社论以文字方式呈现尚有对历史的迂回、含蓄、不可言传之处,那新闻照片则因画面的直观而难以“说谎”,可事实远非如此,《红旗照相馆》这一书名充满对特殊年代新闻摄影报道中“设计”、“加工”的反讽意味。作者晋永权是《中国青年报》摄影部主任,因工作关系对60年来的新闻摄影发展、特点甚有研究,他注意到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即初露端倪的新闻摄影“组织加工”与“摆布”问题,怀着对上述问题的困惑,他写了这本集中回顾、反思1956年到1959年波及中国摄影界关于“组织加工”与“摆布”的争论、冲突的书。晋永权并非那段历史的亲历者,也无范荣康那样参与、旁观社论诞生全部过程的采访对象,明确的写作方向与大量的资料基础弥补了这本书可能出现的不足,以图片说话,用注释“旁白”,构成该书相对客观、多侧面的视角。

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民日报》社论的居高临下、荒谬到超现实正折射彼时社会现状一样,当时的新闻摄影也充斥着被意识形态“胁迫”,为政治服务的特性。你不是要反映建国十年大庆的举国狂欢场面么?我给空空如也的天安门上空画满气球。你不是想歌颂大跃进的农业丰产成果么?我给贫瘠的瓜地放满现调来的冬瓜。这些多少还有些技术含量和迷惑性,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书中一幅表现春耕的摄自大凉山的照片,农民身穿节日盛装,齐齐对着田里一辆拖拉机行注目礼,天知道这是耕田还是演戏。而这些,在政治挂帅的年代,是新闻界普遍存在的图片报道方式。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对此安之若素,不然也不会出现书中所谓的大辩论,文字记者认为这有违新闻道德,摄影记者却有一肚子苦水,也不乏认为新闻摄影就该如此的。

在阅读此书的过程中,看着那些加工痕迹明显(可惜那时没有PS技术)的所谓新闻图片,读着与此相关的回忆、文献,极易陷入迷惑和恍惚,似乎历史就是如此,很多时候,人的力量真他妈强大,笔歪一歪历史就是另一重含义,照片上想加上什么,想抹掉谁,好像就真地多了什么,就真有人从此蒸发。“人定胜天”的提法怕是老天爷听了也抖三抖。

“圣旨”般的社论也好,“摆出来”的新闻摄影也罢,貌似随着时光流逝成为永远的历史,而仅仅是记录显然并非上述两本书问世的全部意义,或许棒喝与警醒今天的新闻工作者更是二位作者想要表达的吧。谁能说今天的报纸社论就全然客观、人本?新闻摄影就完全脱开“照相馆”的嫌疑?荒唐起来怕是更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