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乱炖边角的八卦美味  

2009-03-11 14:48:15|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乱炖边角的八卦美味 - 波斯蜗牛 - 不如重新开始





《格拉斯的烟斗》

黄灿然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1月版



《格拉斯的烟斗》是我读的第一本“黄”书。此前读黄灿然自己写的文字有限,但这个名字在我印象里有种明晃晃的模糊。他与里尔克、聂鲁达、桑塔格与卡尔维诺的中文译本有关,那些文学经典经他之心之笔以汉字转了一道手重新铺排,如我这般外语瘸腿的读者由此获益,承载动人文章的书页背后透出原作者光焰灼灼的名字。

于是总觉得他的译名远盖过文名,读他译的巴列霍诗,每每被“如果她掉下来/我是说,这只是假设/如果西班牙/掉下来,从大地往下掉/孩子们,你们将怎样停止长大/……/你们将怎样走下字母表的台阶/走向那个形成悲伤的字母/……/西班牙掉下来/我是说,这只是假设/那么出去吧/世界的孩子们,去找她”这样悲怆的诗句触动,倒少见他个人文章中的机趣与幽默。

翻开《烟斗》最初几页,忍不住想起黄集伟的“语词笔记”或“读书笔记”们。“二黄”都是任万千语词、资讯过眼而深知取哪瓢饮的有心人,他们的角度和取舍在信息海量到令人窒息的当下算是难得。哪怕阅读这样私人化的事,偶尔借助“二黄”这样的慧眼,也没什么不好。

《烟斗》里的文章大多只占一页篇幅,偶有两页甚或三页的,显见是港报专栏的标准字数。用这么短的篇幅,完成引文、缘起、解读、评价、调侃等任务,还要筋道,还要不那么水,其实相当考验作者的新闻敏感与表达、思辨能力。我未认真统计,但大略觉得《烟斗》中话题发端,多自西书、外刊而来,《纽约时报》、《大西洋月刊》、《卫报》、《高等教育纪事》为黄灿然提供不少猛料。当然,黄灿然对港台、内地的“阅读”也相当不薄。他看《读书》,也看《南方周末》,还看《博览群书》,敝报亦被他提及,读来挺有亲切感。

他庞大而驳杂的阅读量在这些小文里清晰可见,第一页说弗吉尼亚·伍尔夫最怕“导言”和“序”,这也权充该书序言,之后没两页又折到格拉斯的烟斗上,然后连着几篇关于拉什迪的八卦,再蹦达到印裔英语作家的牛B与尴尬……每篇文章缘起各异,读书阅报上网都能带给他灵感,再风雅的文坛也有笑料,再端庄的大作家也难免鸡零狗碎,这些“边角料”在他看来自是最有滋味最堪咀嚼的美味。最开始我采用随便翻,翻到哪页读哪页的方式,后来发现其实有些文章按照见报时间顺序,小有关联,还是从头读起比较靠谱。

书中我最有共鸣的并非关乎作家、作品、文事、八卦的章节,而是《心里有一本书?》。文中说美国有个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八十一的美国人都觉得自己内心怀揣一本书,而且值得写出来。我不知道在基本生存状况上仍然操心的中国人有多少想写本书的,起码在我的交往范围,多是写字为生(我并不认为这和真正的“作家”有什么关系)的朋友,认真也好玩笑也罢,一部分人前赴后继地出了书,另一部分也未必不觉得自己有本书始终委屈在心里、电脑里。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想写一本书,尤其是当很多真正写了些书的人实际上心里并没有一本书——至少没有一本别人会在乎的书的时候?”黄灿然这样问,美国散文家爱泼斯坦这样答,“很多人以为自己可以写一本书,其背后原因是三流书实在太多了。因此,从不远处看,写一本书似乎是件挺容易的事。毕竟,当我们读了一本坏小说之后,不知多少次想过:我也可以写得这么好。令人悲哀的事实是,我们真可以写得这么坏”。哈哈,说得太妙了。由此想来,幸好我国的书号管理和出版环节仍旧“计划经济”中,不然,时下已有这么多垃圾书,不知还要被“自作多情”添上多少本。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