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声声香醇 意犹未尽  

2009-02-23 18:13:09|  分类: 听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声香醇 意犹未尽 - 波斯蜗牛 - 不如重新开始


对于迷恋台湾原住民音乐的我来说,仅只“野火”、“角头”字样已足够心神不宁,何况听到南王姊妹花的同名专辑。这可是在陈建年的《大地》里唱《妈妈的花环》的三把女声,那几乎是《大地》中我听最多遍的歌,曲调之动人、合声之柔婉、民族风情之浓厚,至今令我耳畔发痒。

南王是台湾卑南族部落,和其他原住民部落一样盛产能歌善舞的乡土艺术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老话在南王姊妹花的歌声里显现得尤其充分,好比青藏高原与蒙古草原上自然滋生空旷辽远的音乐,蓝天、碧海、青山、台风顺理成章孕育专辑中三姊妹的吟唱。

早前烙下印痕在我听觉记忆的原住民女声,巴奈,歌声醇厚低回,有咖啡似的Jazz味道,是沧桑过后的无形忧伤;而纪晓君,跟精灵仿佛,嗓子是运用得宜的乐器,高低间浓烈而野性,好比有些度数的小米酒。与这些原住民女伶相较,南王姊妹花的感觉更原生态、家常,有若暖胃、安神的午后奶茶,虽然她们的家常之声在我听来已是奢侈、迷人不得了。她们的歌声有点野火乐集中小美的意思。只不过,与青春仍在、笑容甜美的小美相比,三姊妹都不年轻了,音乐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却未必是重要过丈夫孩子的部分。

制作人陈建年确保这张“角头音乐”出品的专辑编曲不致画蛇添足,木吉他和若干原住民乐器撑起歌声后的骨架。穿插在曲目间若隐若现的部落聚谈、山羊咩咩、海浪拍岸与树影间的鸟鸣,与三姊妹的歌声实在合衬。他没有辜负自己耗费两年时间奔波在兰屿小岛、南王部落搜集的这些曲目,留住歌声中神秘、久远甚至海风中的腥咸、林地间的草香。说到这里我又想起让我爱恨交织的已然作古的原住民音乐之父郭英男老先生那两张经老外之手,人声沦为陪衬、满是国际化电气之声的专辑。窃以为,《南王姊妹花》专辑要好过去年获金曲奖最佳原住民专辑的《伊拜维吉》。

写下上面文字的此刻,CD机播着三姊妹的歌声。尚未完全从节后综合症解脱,被烦乱工作和北京倒春寒搞得乱草似的心绪多多少少被梳理了一点。音乐再好也不能解决现实问题,而好音乐却能暂时,哪怕一晚上,把现实隔在旋律、词句外面。

刻了几张,就背在包里,读到我博客的你如果这两天遇到我,碰巧我包里还有,那个夜里你就能听到了。

 

附:网上找到的南王三姊妹简介 

南王姊妹花

李谕芹 Samingad

卑南族南王部落人,与侄女纪晓君拥有相同的族名Samingad,系延续曾祖母名字传承而来。高中时期与惠琴俩人共组女声二重唱并担任主唱,由于除了唱歌外的其它工作都与饭店业有关, 因此现仍于台东市某五星级饭店服务。

陈惠琴 Lavaus

卑南族南王部落人,族名Lavaus自姑婆名传承而来。

高中时期是双琴二重唱的吉他手兼合声,曾与友人合资经营民歌屋“蝙蝠洞”并担任“Bat

Band”乐团主唱,绰号“小小”的她后来被“大大”掳获芳心,妇唱夫随以“尖尖”为名合唱迄今,育有一对儿女,同样爱唱歌的孩子也在这张专辑“美丽的情怀”一曲中和妈咪合唱。

徐美花 I hua

三姊妹中唯一不是卑南族人的美花,来自阿美族都兰部落,族名I hua。

山青时代曾和另一位姐妹组成女声二重唱并担任合音,后来与南王部落的帅哥志名结婚,现为三个小帅哥的妈。美花虽非卑南族人,不过在这张专辑里的卑南语咬字,可谓真的是字正腔圆。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