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惟喧嚣才孤独  

2007-10-30 19:46:46|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惟喧嚣才孤独 - 波斯蜗牛 - 开始












《河畔小城》

[捷克]博胡米尔·赫拉巴尔 著

杨乐云、刘星灿 等译

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9月版

 

       对于现实生活单调得乏善可陈的我来说,一年下来,无论从工作角度还是个人喜好方面,阅读都是仅次于吃饭穿衣的要紧事,并且,眼瞅着这样的境况一年复一年。

大略算过,每年经手的书,怎么也有几百种。其中,有些书留不下任何印象,因为恨不能连夜扔掉;有些虽一时读不过来,直觉是好书,便会在我那已拥挤不堪的书架里给它腾点儿地方;还有一些,当时便会认真读,甚至,以后还会读。赫拉巴尔的书就是最后这种情况。

不记得给出版社的编辑打过多少次询问电话,所幸这个秋天里,《河畔小城》终于出来了。第一时间跑去取书,我的腿脚总归勤快过速递。这肯定是我一年来最期待的书,它的出版对我没有惊喜,纵然有,也是意料之中的。用最快速度约了整版的稿子,报纸出来,说不上是否满意,但总归是我这一年最想做的一个版。

能在渐渐寒冷的北京深夜,蜷着膝盖抱着被子捧读《河畔小城》,与书中那些遥远又似乎熟悉的人物重逢,没有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不想对这书的内容多说什么,阅读本来就是私人化的。任何人错过任何书,都没什么可惜的,书有书的命运,人也有人的缘分。我只觉得,若你不曾读过任何赫拉巴尔的东西,不知道他是谁,那这本书对你的意义会打折扣,反之,自然加分。

在我约的黄集伟老师的稿子里,他特别提到,从2003年赫拉巴尔的《过于喧嚣的孤独》中译本在内地出版,他就不知买了多少这本书分赠朋友,甚至还会偶尔当众背诵这本小说的第一段:

三十五年了,我置身在废纸堆中,这是我的love story。三十五年中我的身上蹭满了文字,俨然成了一本百科辞典……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着,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着,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真是绝妙的第一段,我不曾这么背诵过,但是买了不知多少赫拉巴尔的书送朋友,特别是那种我预感会对这位捷克老头的文字感兴趣的朋友,特别是专事写作的朋友。记得最初认识严歌苓老师和张悦然同学的时候,分别送给她们的就是赫拉巴尔的书,因为她们都是我眼中很好的中文作家,而写作,看看赫拉巴尔总归有益。

前些天我把MSN的名字改成了“赫拉巴尔月”,一位报社的朋友于是很真诚地问我,“赫拉巴尔月”是谁?这没什么奇怪,就像我分不清威尔第和维瓦尔第一样。之所以这么改,先是为《河畔小城》的出版高兴一下,还有,于碟市觅得根据赫拉巴尔小说改编的《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一片,看毕,很过瘾,另外,我在《河畔小城》上市之前,又重读了第N遍《过于喧嚣的孤独》,在这篇字数不多,情节也不明晰,满纸不分段的内心独白式的小说中,我震撼依旧,也仍然会不时地鼻子泛酸。

今年是这位捷克大作家逝世十周年,其自传体长篇小说三部曲《河畔小城》中译本的问世可算纪念他的最好礼物。自1993年《世界文学》第2期首次译介他的作品,十年后,中国青年出版社陆续推出他的《过于喧嚣的孤独》等七本作品中译本,赫拉巴尔其人其文在中国虽不闻“喧嚣”略显“孤独”,但也已渐渐在越来越多读者的阅读视野中占一席之地,呈现着不同于哈谢克和昆德拉的别样精彩。在众声喧哗,文学浮躁的今天,是时候静下心来读读赫拉巴尔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