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且行且慢  

2007-05-05 20:51:57|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行且慢 - 波斯蜗牛 - 开始
 









《驴车上的龟兹》

刘亮程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071月出版


“我宁愿做一个虔诚的倾听者,而不是代言人。”这是刘亮程在这本关于南疆古老县城库车(古称龟兹)的书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是贯穿书中短短几万字、洋洋十七篇文章的基本态度。在库车的日子里,他始终怀着倾听的姿态,才得以无限可能地走近当地的荒僻与喧闹,走近街边倚墙打盹阅尽人世的维吾尔老人、无奈坚守世代相传手艺的工匠,还有坚忍、无言、任劳任怨的库车驴。当然,他很清楚,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真正成为库车的一份子,“那些如痴如醉的快乐不是我的,我走不进去”。

这些写库车的文字,风格上同刘亮程的前作并无太大不同,仍旧延续他暗流涌动的平铺直叙与粗犷随性的悲天悯人,而这对读者来说已经足够。面对书中文字所描述的库车人的生活状态、处世哲学与时间概念,身处浮躁城市的人们很难不生出时空迷离之感——在我们生存的这个星球,在我们的国土上,竟然有那样一群人在那样地生活着!

在刘亮程看来,库车人显然较貌似向上、忙碌的你我更懂得生活的真谛。他们深谙一张一弛的道理,对生命与自然充满敬畏,心底有信仰,怀揣乐天知命的平静。在库车街头,他常常看到年逾耄耋的老人,一脸沧桑地独坐,等到他望见老人的目光,每每震撼不已,“我走了那么多地方,读了那么多书,思考了那么多事情,到头来我的想法和那个坐在街边打盹的老人一模一样。你看他一动不动,就到达了我一辈子要到达的地方”。震撼几乎是必然,刘亮程幸运的是,他早早感受到了这种震撼,并把它传递到文字中。

书中写到克孜尕哈石窟的看守人阿木提,和两棵榆树相依为命。由于石窟在人烟罕至、极度干旱的山谷里,榆树全凭人工挑水浇灌才能存活,可资人和树享用的水要从很远的地方挑来,总是捉襟见肘。历经两代石窟看守人勤快又不间断的照料,瘦小的两株榆树苗终于出落得可以给人提供荫凉,却遭遇虫害,几近死亡。阿木提心急如焚,多方想办法,那种焦虑早就超越了一个人对一株树的感情,在他眼中,两棵榆树无异于他寂寞的守窟生涯的寄托和陪伴。树在长大,对水的需求越来越多,而阿木提一天天衰老,整日忧虑当自己挑不动水,两棵榆树的命运将在哪里?刘亮程不动声色缓缓叙述的这个故事,很到位地刻画出库车人的生活态度,真诚、直接而忠于自我,有大是大非的原则,其余,交给真主和大自然。

这也不期然地解释了库车之外的很多人对当地维吾尔人“懒惰”的印象多么不确切,就算地里长满了草,也跟懒惰关系不大,这是人家的生活态度。进而,刘亮程更觉得,“人只有缓慢下来,才会很容易地想想人之外的其他事情。人已经远远地走到其他生命前面了,完全没理由再急死忙慌地奔跑了”。这话说得实在有意味,不知能否令整日东奔西跑而方向不明的人们稍稍放慢脚步。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