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有谁不是丧家狗  

2007-03-06 21:23:50|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晚上从《读书》(2007年第3期)看到李零先生的《孔子符号学索引》一文,这是他为即将出版的《丧家狗-我读〈论语〉》一书所写的自序。文中谈及他对孔子、《论语》的种种看法,我断断续续读完,从李零幽默、晓畅的好文字中获益匪浅。
说起为什么用“丧家狗”做书名,李零解释“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而他眼中的孔子并非圣贤,不过一个出身卑微、勤奋好学、诲人不倦、内心孤独的知识分子,“他是个堂吉诃德”。孔子的宿命同千百年来中国的知识分子群体别无二致。如今人们印象中的孔子,是早被历朝历代当政者异化成用以辅助政治统治的符号,也就是李零所谓的“人造孔子”,跟孔子其人,关系不大。 
对于这两年孔子和《论语》的再度“走红”,李零保持清醒姿态,“谁要说,不读《论语》就无以为人,现在世道人心这么坏,都是因为不读《论语》,不敬孔子,那就过了”,他所理解的道德和秩序之关系,显见秩序更重要,没有秩序,何谈道德?“越是没道德,才越讲道德”,这话犀利而有理。所以啊,今天的“孔子热”也好“《论语》热”也好,不过是热了符号罢了。他认为的《论语》的恰当读法,是心平气和地读,“去政治化,去道德化,去宗教化”。
春节前跟汉唐阳光的尚老师小酌,听他提及节后要出版李零的一本读《论语》的新书,就有期待,那书也就是这本马上问世的《丧家狗-我读〈论语〉》。联想到上周六于丹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签售《于丹〈庄子〉心得》签到长达十个小时的程度,不禁更觉得我们太有必要换个态度去看待这些传统文化典籍,是高高地供着?还是盲目地打压?
于丹签售有个小插曲,一个中年男人现场脱下羽绒服露出写有“孔子很着急,庄子很生气”字样短袖白T恤,以示对于丹如此受捧的不满,当然,他也自我标榜为捍卫传统文化典籍不被误读的斗士。以他为首的十个(十几个?)来自多家高校的博士硕士,曾在天涯论坛发帖公开向于丹发问,言辞激烈至敦促于丹公开道歉的程度。对此,我觉得除了证明此类裸颂、脱衣的行为艺术形式已经自诗坛蔓延到高校学术界,恐怕连博人一笑的无聊都够不上。我翻了于丹的《于丹〈论语〉心得》,也不喜欢,但不管她是因《百家讲坛》借力还是强调表达忽略内涵,都觉得她声名的火爆和她的书的热销对社会是必然,于她只是意外。如果真是这一切都有策划,那也只能怪太多人买书的从众心理,没什么好埋怨的。
从学术层面进行严谨的质疑还有点意义,其他与《论语》无关的所有举动,也就是给心知肚明的媒体和乐得看热闹的读者提供一道闹剧表演,给当事人的博客增加一些点击率,也给新浪网们的若干页面编辑奉献激动的撺掇博客主人掐架的机会。
关于这场来得快去得更快的闹剧,我只记住有个网友的精彩评论,“要是于丹真地读懂了《论语》和《庄子》,那她也就不会出来签售了”。同样的,在这一两年间的所谓“传统文化热”浪潮中,偶尔翻开类似李零这样的书读读,不失为一件乐事。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