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戴思杰:最希望用中文写出被国人认同的作品  

2007-03-21 10:41:13|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戴思杰:最希望用中文写出被国人认同的作品 - 波斯蜗牛 - 开始

旅法23年仍是中国国籍,曾在巴黎攻读电影专业并有五部自编自导影片问世,法语长篇小说处女作《巴尔扎克与中国小裁缝》2000年在法国出版并一炮而红,第二部长篇《狄先生的情结》获法国费米娜文学奖,第三部长篇《无月之夜》今年元月在法国出版……这些,都是点缀在旅法电影人、作家戴思杰身上最具体的符号,他日前在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厅的深蓝幕布前接受了我的专访。一头凌乱长发,身着黑色立领中山装,眼镜片后闪着狡黠的光,言谈间川音未泯,我面前的戴思杰既现实又浪漫,有着蜀人典型的敏锐精干。

 

我:能简单聊聊你的新作《无月之夜》吗?目前该书在法国反响如何?

戴思杰:书中讲述了发生在1978年的中国的关于破译一门失落已久古老语言的神秘故事,跟我的前两部小说相比,我花在《无月之夜》上的力气更大,它的文学性要更强一些。之所以想要写这样一部作品,是因为我的前两部小说中主人公都是与书有关的,于是我想写一本稍微不同的,主人公的命运与语言有关,他们寻找与此相关的手稿,努力破译它,最终破译出的结果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无月之夜》在法国出版至今,应该说市场反响不如我的前两部小说,我想这也是它的文学性使然吧。它的德语、西班牙语版权已售出,英语版权正在洽谈。很遗憾,中文版权暂时无人接洽。

我:《无月之夜》的故事仍以中国为背景,但同你前两部小说相比,多了神秘感和宗教意味,为什么会有这种改变?

戴思杰:最初想要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我是希望对自己更有挑战,更难写一些。难在哪里?主要就是语言。我在书中干脆自创了一门并不存在的语言——图穆苏克语(音),我假设它存在于遥远而古老的西域,国家已经被沙漠淹没,语言却留存下来,慢慢被后人研究破译。书中主人公研究和破译这门语言的过程,也是他们的人生被逐渐改变的过程,更是读者了解这个故事的过程。在这部小说中我写出了自己对这种语言的情感,这也是我给纯文学爱好者写的小说。

我:最初你去法国是学艺术和电影,却因写小说成名。是什么契机让你走上写作之路呢?

戴思杰:我觉得自己从事写作是必然的,我当知青的时候就喜欢写作,试着写过一些短篇。后来学电影拍电影仍是一种创作,因为剧本都是自己写,也算对自己讲故事能力的一种练习。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可以用法语写一部小说了,那就写了。

我:近年来很多中国导演的作品在欧美频频获奖,而你的电影还未有这样的斩获,似乎你拍电影的成绩不如写小说?

戴思杰:我也承认自己拍电影不如写小说。我拍的五部电影,背景和主题都差不多,格调也接近。为什么电影成绩不如小说?我觉得我的电影作品并不差,但还未好到能够拿到国际上的大电影节竞争的程度。我是近视眼,估计这对我在创作上的视野有一定影响吧(笑)。

我:你在法国呆了23年,虽然你用法语写作,但你的电影也好小说也罢仍是以中国为背景。是否考虑过创作以当代法国为题材的作品呢?

戴思杰:其实我尝试过,比如我拍的第二部电影基本上都是用的法国人,那是一部不错的喜剧片,可是反响平平。后来我想索性不再创作与法国、法国人有关的作品了,或许那需要对法国文化或法国人的生活有更深了解。我很佩服李安,他是个特例,既能拍出东方韵味浓厚的电影,也可以用西方的思维拍西方的电影。

如今我有很多法国朋友,我们也常常在一起。但是我已经没有兴趣用小说或电影来讲述他们的故事了,反而一个哪怕我并不熟悉的中国的小贩,我或许很有兴趣写写他。

我: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近年来不时有中国作者在欧洲用所在国语言写作并崭露头角,你觉得这是因为更多欧美读者或评论界对中国题材感兴趣还是纯粹文学意义上的认同?

戴思杰:我想首先还是因为西方人对中国的兴趣和关注吧,至少我知道法国人很关心中国文化。法国的评论界和读者对作者的身份、背景其实没有太多要求,你只要写得好,故事能吸引他们就可以。不过这类小说永远不是法国文学市场的主流。

我很庆幸可以用法语来写小说并且写出自己的味道,真正的艺术家,他的创作不应该受到语言的局限。当然,我心中最理想的写作还是用自己的母语来写,得到中国读者的承认。

我:在法国这么多年,常常回中国吗?为什么还未入法籍?

戴思杰: 常常回来,有时候回北京见一些朋友,谈谈电影上的合作。更多时候是回四川老家。虽然我早就可以加入法国籍,但我始终觉得那不仅仅是一张纸,一种身份的改变,更大的影响恐怕会渗透到我的创作中。所以,至今我仍然保留中国人身份。

我:你开始新电影或新小说的创作了吗?

戴思杰:还没有,正在酝酿。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