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听那些杂志在唱歌  

2007-12-07 00:03:29|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不得从哪天起不再赴约般去街头巷尾的报刊亭寻觅曾烂熟于心的那几张杂志的脸,也未留意曾在我脑海中留下印痕的杂志在报摊上如何起伏甚至销声匿迹。置身信息爆炸、资讯廉价的年代,越来越不会某本杂志牵肠挂肚。

身为歌迷,在视杂志为重要精神食粮的学生时代,音乐杂志自然不能缺席。来自大上海的《音像世界》肯定不是我看到的第一本音乐杂志,却最早给我留下印象,进而每期不落追看长达十几年。那时信息来源有限,资讯少得可怜,复印机尚不多见,常常互相翻录音乐磁带,在日记本上手抄歌词,乍见以当时标准而言可算印刷精美、彩页多多、栏目独特、内容权威(或许与其中唱总公司的主办背景有关)的《音像世界》,当即一见钟情。第一次翻看这本月刊,读到关于我熟悉的歌手和唱片的文字就很亲切,杂志里那些我闻所未闻的名字、见所未见的唱片令人心跳加速。世界之大,乐海无涯,借助这本杂志,我那可能贯穿一生的听觉之旅,不过刚刚开始。

至今,我仍能清晰忆及十几年前每月翻开当期《音像世界》的兴奋感觉。最先翻看的总是分为海外、港台、内地的细碎乐坛资讯,其实很多已是“过期”消息,但读着仍有新意;然后看几位编辑评介四张唱片的“摩登谈话”、介绍古典名碟的“天碟落地”以及解答音响器材疑难的专栏;大块的港台音乐人访谈和编译的欧美专题是要留着细细品味。同当年很多《音像世界》读者一样,我也是王小峰和章雷的“对话摇滚乐”的追随者,一期一期从阅读中填补自己莫名其妙的摇滚求知欲。这个专栏中提及的乐队及其经典专辑好像不用刻意去记就能装在我的脑袋里,成为下意识的买磁带、听广播或与同学交换磁带收藏的指南。

印象中《音像世界》有过几次改版,每次都伴随着涨价。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大概是1996年,它变成国际流行的大16开,全彩铜版纸印刷,五块二一本,在当时的杂志中算贵的,可我仍在每月有限的书报刊开支中毫不犹豫地延续着对它的支持,那也是我记忆中《音像世界》从内容到形式最好的时候——每一期都有精彩和意外,有极大信息量需要慢慢消化,附赠的大海报也总是另类而印制精细。

后来,不知不觉这本杂志就淡出我的视野。直到2006年3月初,意外在报摊上发现崔健为封面的《音像世界》以中文版Rolling Stone名义重现(其实从未消失,只是我不留意而已),像是老友重逢。买下这期,就算寒暄,翻阅之后再各奔东西。

《Music Heaven》(音乐天堂)出现在我所在大学校门口的时候,适逢我刚接触打口磁带。这本由包括创始人邓良平在内的几个年轻人以超级歌迷之态编写的有声杂志(每期为一刊一磁带,后来附CD)一经出现就迅速俘获包括我在内的众多歌迷,季刊的出版周期令我那几年每到季节更替就有新音乐陪伴。杂志(虽然只是近乎简陋的32开黑白印刷)配磁带的方式在当年很新鲜,对于一本音乐杂志,这样的形式更是意义非凡。相信很多曾经的《Music Heaven》迷都能想起在大学自习室里戴着随身听耳机,手捧这本小杂志享受音乐的时光。

在我看来,当年《Music Heaven》的风靡,内地歌迷的欧美音乐资讯普遍欠缺和地域性信息不对等是主要原因,那时就算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想要听到最新最好的欧美音乐也不容易,何况其他中小城市?另外,《Music Heaven》的曲目选择既有迎合亦不乏引导,兼顾着可听性和音乐性。那些在今天看来Pop之极的曲目,当年可是前卫得很。每期10首左右的曲目,基本围绕着那时欧美主流乐坛的重要人物及其代表作品,有极强的普及作用。多年以后我偶尔翻检自己泛滥成灾的CD时发现,常常是《Music Heaven》某一期的某一首歌或某个歌手的触动让我去寻觅他(她)的一整张或很多张专辑,并成为我个人爱乐偏好中的一部分。

痴迷《音像世界》、《Music Heaven》那些年,有一本其貌不扬、出身也不显赫的音乐杂志成为我等候上述两本杂志新刊上市间隙的绝佳调剂。来自石家庄的《通俗歌曲》,在《音像世界》、《Music Heaven》雄霸音乐杂志天下的时候仍有自己的风格与空间。小小的32开本,除封面封底是彩印,里面是双色印刷,资讯和图片也乏善可陈,但老式音乐杂志普遍采用的印有吉他和弦与简谱的歌曲曲谱和歌词的方式成为其最大特色。它的内容偏向港台流行音乐,这在上世纪90年代无疑可以赢得大量歌迷的心。便携又能照着唱,几乎就是纸上的小型卡拉OK,我记得当年的班级新年晚会上就有同学手擎一本《通俗歌曲》当众献歌。

时过境迁,歌迷群体以及音乐杂志的生存环境已不同以往,难得的是这本当年并不起眼的音乐杂志竟顽强地活到今天且看起来气色良好。开本装帧的与时俱进及刊物定位从港台流行到重欧美偏摇滚的变化或许是《通俗歌曲》的生存之道,那些当年听着齐秦、小虎队长大的歌迷,如今正是听欧美摇滚乐的中坚力量,此外从听摇滚乐开始爱乐旅程的孩子们也成为此类杂志读者群体的新鲜血液。

互联网的出现进而普及令海量内容与资源共享迅速在全球范围蔓延,MP3近乎免费且便捷无比的获取方式,带来音乐传播及相关产业的革命,对传统唱片业冲击巨大,也冲击着诸如《Music Heaven》、《音像世界》这样以资讯(哪怕有声)取胜的音乐杂志的有限生存空间。轻点鼠标便可听到想听的歌,看到想看的文章和图片,我们怎能不瞬间倒戈并乐不思蜀?

正如今天的人们在飞快打字上网时很少怀念钢笔和稿纸一样,我们在网上搜索歌手信息、图片,下载好音乐的时候也未必时时为那些陪伴我们青少年时代的音乐杂志扼腕。没有人能与技术进步抗衡,也确实不必在时代的进步中总是频频回首。每一本杂志都有自己的命运,写到这里想起当年《Music Heaven》封面上印着的一句话——“热爱音乐,是一种很动人的生活方式”,这话今天看来未免有些自恋,但那些爱屋及乌因爱乐而热爱音乐杂志的年代,偶尔想起倒是动人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