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图森:“逃跑”在北京  

2006-05-23 22:1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森:“逃跑”在北京 - nirvana1129 - 开始

(报纸用稿,勿转)
比利时作家让-菲利普·图森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了,他甚至会用发音清晰的汉语跟我简单交流,有趣的是他2005年获得法国美第奇奖(prix Médicis)的小说《逃跑》(Fuir)的故事就发生在上海和北京。
从1985年在法国子夜出版社出版第一部小说《浴室》(La salle de bain),图森就开始被评论界和读者关注,接下来的《先生》(Monsieur,1986)、《照相机》(L’appareil-photo,1989)更是奠定他在文坛的地位,其写作风格被称之为“极少主义小说”,进而被看作是阿兰·罗伯-格里耶(Alain Robbe-Grillet)和“新小说”的继承人。不过小说并非图森的唯一表达形式,拍电影、从事造型艺术都令他乐在其中。
    我面前年近半百的图森看上去年轻且活力充沛,狡黠眼神与丰富肢体语言为他的表达平添几分戏剧性,在接受我采访的同时,一墙之隔、笑声阵阵的法国文化中心电影厅正在放映由他导演的《溜冰场》。

我:你在大学是学历史和政治的,但你的小说却更指向人物个体的内心感受,不曾进行有宏大历史背景的写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差?
图森:实际上,历史和政治与整个社会的关系更大,与个人的关系却不直接。作为艺术家,我更多关心的是人本身,尤其是艺术意义上或者说哲学意义上的人。我想,人所处于的孤独状态让我更加感兴趣。

我:在你的小说貌似荒诞、琐碎的叙述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个人情怀?
图森:我没有想过要在小说中隐藏任何东西,我的文字都是开放式的,读者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读。毕竟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不同,所以每个人的理解也不一样。

我:读你的小说可以感受到文字间的随性、跳跃,据说你的写作常常要反复修改,那么你小说中流露出的这种自由随性,是刻意的吗?
图森:这个问题可以用中国的书法艺术来进行比喻,书法中看似简单的一笔,不过那么一挥,就得很好,但书法家为此或许要付出一生的精力。我的作品中那种跳跃、随性,同样是我在背后做了大量的思考、准备。

我:有评论认为你承袭了罗伯-格里耶那一代的“新小说派”写作,你如何看待这样的评价? 
图森:其实,我读罗伯-格里耶的作品就如同一个中国读者阅读罗伯-格里耶的作品,我很欣赏他们的作品,但他们毕竟是另外一代作家。新一代作家的作品中有些东西是他们那一代所没有的,比如你提到我的小说中那种随意、幽默等,或许是他们所没有的。

我:你的小说常常予人很强的空间意识与画面感,这是否与你从事电影及视觉艺术有关?
图森:我想是有关系的。在我的写作中,我常会用词句来营造一些画面感,我对画面很感兴趣,而从事电影和视觉艺术,画面是最直观的表达。读者在阅读我的小说的时候,会感觉到画面蜂拥而来。

我:你的长篇新作《逃跑》将主人公“我”的故事放在北京和上海,有什么特别用意吗?
图森:这要回溯到2001年,受陈侗(图森小说在中国的出版策划人)的邀请,我来中国停留了一段时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中国正处于不断变化的时代,充满活力,我也是希望在《逃跑》中传达一种活力,于是就选择北京和上海作为故事的地域背景。

我:主人公在《逃跑》中总处于运动状态,坐飞机、火车甚至游泳,似与书名不谋而合,他到底在逃避什么?
图森:我在创作这篇小说的时候并没想好用什么题目,可是当我读完整篇小说之后,发现主人公始终在“逃跑”状态当中,于是我想,为什么不用“逃跑”作书名呢?这里的逃跑,更多的含义是主人公想要逃避这个世界。


我:文学与艺术是相通的,这一点在你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身兼作家、电影人、摄影师多重身份,是否觉得对你而言创作有着更多可能?
图森:我对所有艺术门类都持一种开放心态,一般来说,作家只关心自己或其他人的作品,画家只关注自己和别人的画作,我认为一个作家如果常常关注诸如绘画等其他艺术领域,会带来更多创作灵感。

我:你的这几重身份,是否有个主次的关系? 
图森:同我的电影和视觉艺术作品相比,我的小说更为人所知,我的作家这重身份更出名。但是在我拍电影《溜冰场》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电影人,做视觉艺术的时候,我也是全情投入,不会去过多考虑我的其他身份。


我:中国也不乏作家涉足电影的个案,但是往往面临诸多困难,在法国,一个作家去真正地拍电影是很容易的事情吗?你喜欢哪个导演的作品?
图森:(笑)在法国,作家拍电影同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资金的问题很突出。我的情况有些特别,我拍摄的影片是由我的姐姐来投资、发行的。
我非常喜欢30年代的法国、意大利电影,偏爱安东尼奥尼和费里尼的作品。对于当代电影,我对亚洲的电影更感兴趣。

我:从古至今,法国人都不乏叛逆、抗争意识,各种游行、罢工常常成为国际新闻焦点,比如今年3月份的法国全国大游行,你怎么看法国的这种现象?
图森:我是比利时人,或许可以更好地以观察者视角来看这些事件,不过这种观察是被动的。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觉得身为一名艺术家和作为一名公民,在社会责任感上是不同的。

我:今年是“文·革”四十周年,简单谈谈你对文·革的看法。
图森:最初我对文·革并不了解,当时1968年法国也有学生运动——五月风暴,那时的法国年轻人在思想上要更倾向于中国,倾向于毛·泽·东,因为他们觉得“文·革”是文化的革命,是先进的。可是后来我们了解到一些具体情况,知道“文·革”期间有一些很可怕的事情发生。而现在,虽然对此的谜团揭开了,但是依旧谈不上很了解。

我:听说你是个球迷,世界杯在即,你最看好哪支球队呢?会写一部与足球有关的小说或拍一部关于足球的电影吗?
图森:我的朋友送了我一张6月15日的世界杯比赛门票,是瑞典对巴拉圭,我为此要专程去德国看球,同时世界杯期间我还要给德国、法国的几家媒体写球评。很难预测哪一队更有希望夺冠,但我想德国队依旧是很难战胜的。至于与足球有关的创作,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不过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