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塞弗尔特:以爱“非议”故人往事  

2006-03-09 19:1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塞弗尔特:以爱“非议”故人往事 - nirvana1129 - 开始
(报纸约稿,勿转)
新年伊始,一本明红色封面的新书——《世界美如斯》(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悄然出现在书店里,之后在媒体与读者间蔓延,渐趋慢热的态势。封面上的老人神色淡定,目光睿智,他是捷克当代最伟大的民族诗人、198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在耄耋之年写下这部近50万字的回忆录。
曾经编辑出版另一位捷克文学大师赫拉巴尔作品集、《世界美如斯》的责任编辑龙冬告诉笔者,同赫著版权引进一波三折相比,《世界美如斯》的引进要顺利得多,塞弗尔特的女儿对此给予积极支持,书中大量图片即是她提供的。该书译者之一杨乐云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捷克文学翻译家,另二位译者杨学新和陈韫宁也都是年过七旬、译笔上佳的捷克文学专家,这使中文版《世界美如斯》的文字具有忠实于塞弗尔特原作的最大可能。
很多中国读者是从塞弗尔特获得诺奖的诗集《紫罗兰》(漓江出版社1986年出版)开始接触他的作品,熟识他的名字的,那些诗句曾打动众多读者的心,看似简单的句子令他们痴迷,一读再读。完成于1982年的《世界美如斯》,书中部分章节曾经在《世界文学》上选载,其中《穿着拖鞋出走》一文给龙冬留下深刻印象,他曾把这篇文章剪下来,念给朋友们听,或许为这本书多年后在中国的姗姗来迟埋下一份伏笔。
虽然24年后的今天中国读者才有机会借助这本书走进塞弗尔特诗歌之外的世界,却并不妨碍书中独有的魅力印在我们的阅读记忆里。既然诗人在晚年把一生的闪亮片段用精妙的文字串起,那么这些纸上的故人和往事就足以超越时间。跟其他回忆录不同的是,《世界美如斯》的内容并非按照作者生活经历的时间顺序来罗列,而是以几十篇忆旧随笔将他人生中难忘的时光渐次重演,那些曾在诗人心底留下痕迹的人,那些诗人脑海中抹不去的故事,在几十年的风雨沧桑过后沉淀在塞弗尔特笔端,娓娓道来,平和静美。
无论是怎样平凡的个体,透过其人生都会一窥时代的履迹,何况塞弗尔特这位世界级诗人、作家。在他的一生中,品味过声名的顶峰与低谷,历经祖国被奥匈帝国统治进而独立、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十月革命这样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也身处捷克文学艺术群星璀璨的黄金年代,《世界美如斯》因此也可看作大半个世纪捷克历史、文化的另一种生动记录。书中字里行间不时闪现的诸如恰佩克兄弟、雅·哈谢克、伊希·沃尔克等早已在捷克乃至世界文学艺术殿堂留下一笔的名字,在塞弗尔特自然流畅的讲述中跃然纸上、扑面而来。而诗人少年时代在溜冰场邂逅的那位喂他巧克力吃的夫人、“随着一江春水漂走”(塞弗尔特语)的美丽姑娘、神奇般失而复得的三个金币、诗意氤氲高朋满座的斯拉维耶咖啡馆……这些平淡岁月的点点滴滴,同样构成这本回忆录中的悠长深远。
“此刻若您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请莫要理会。那是我在回首遥远美好岁月时发出的叹息。我们当时很幸福,却浑然不觉。今天可是知道了。”世界美如斯,在生命的秋天,塞弗尔特更愿拾起记忆中美好、温暖的落叶,或许在他的心里这些才是值得反复提及、不懈吟哦的。正如他在该书引言中所写,“寂静时当我回首前尘,……就会看到一张张那么多好人的面孔”,“他们全都去世了,但是我不会喟然叹息”,“还是让我来非议他们吧”,“友好地、怀着爱非议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