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追寻渐远的鄂温克  

2006-02-09 00:2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去年某个长篇小说研讨会上,溜号到走廊透气,遇到《小说选刊》崔艾真老师,不知怎么聊到迟子建,是我们都很喜欢的作家。崔老师告诉我迟正在写一个新长篇,题材是关于一个鄂温克女画家。当时我还想,这个题材迟写再合适不过。
《伪满洲国》刚出版的时候,在北京一个茶馆里采访迟子建,听着她言语间爽快的东北口音,只觉得她本人同她笔下的作品一样,清新明朗,热情奔放,很健康很自然。2003年读到她的长篇《透过云层的情朗》,知道她遭遇人生莫大苦楚,字里行间看得出来。
今年初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在展场一侧看到迟子建新作《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招贴,就一直惦着这书。今天中午,终于看完,心里却久久放不下。迟在后记中提到当初崔老师把印有鄂温克女画家故事的报纸寄给她,报纸上附言“迟子,写吧,只有你能写”。在文学已然边缘化、通俗化的今天,一个作家能被读者、编辑认为“只有你能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肯定。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喜欢这有宿命味道的开头,不紧不慢的,透着从容。古老的鄂温克族近百年的沧桑变迁,由一个女人的个人史串起来。叙述者“我”是年过九旬的酋长妻子,坐在火堆旁,添一把柴,一句一句讲下去。
迟在书中全方位展现了神秘的鄂温克部落,男男女女,生老病死。他们有着最原始的力量,最纯粹的情感,游牧生活带来的漂泊感反而激发了更炽烈的人与人的依赖。他们尊重生命,敬畏自然,坚持信仰,爱憎分明,有着现代人无法想象的价值观。跳神的萨满、人与自然的恩怨、情爱的起伏、世代轮回,使整部作品笼罩在浓厚的魔幻色彩里,不禁使我想起阿来的《尘埃落定》。迟为书中众多人物设计了各种各样的“生”,伴随着结局迥异的“死”,故事的某个段落也许令人欣喜若狂或扼腕叹息,但放在整本书里,放在“我”九十年的记忆里,仿佛自然界的寒来暑往,显得如此平淡。其实真正令读者难以释怀的,是鄂温克古老的游牧文明面对现代文明的冲击而萎缩、异化。一切都过去了,从一开始就能感到“我”言语中的无奈和淡淡忧伤。这也是作者文字背后的隐忧。
虽然对一部文学作品来说,篇幅不能代表什么,但我还是觉得,这样一个时间跨度近百年、几番改朝换代、人物众多的准史诗性作品,由于篇幅有限,许多人物的塑造略嫌单薄,常常是还未记住他(她),已经消失在书页间,算是这部小说带给我的些微遗憾。在这两年知名作家纷纷抛出新作的背景下,《额尔古纳河右岸》固然为文学圈儿关注,却并未走入公众视野,是市场的遗憾,也是幸运的必然。
(《额尔古纳河右岸》,迟子建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