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深度山水  

2006-11-05 13:29:08|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度山水 - 波斯蜗牛 - 开始








《山南水北》
韩少功著
作家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


隐逸和归乡,是中国文人的传统主题,古已有之。不过其中更多的含义却是尽享功名利禄之后换个活法,或者仕途不得志,郁郁而终。
我无从臆测作家韩少功这几年选择跑到湖南大山里一个叫八溪峒的地方做个躬耕畎亩的农民是何起因,但这两天细细读过他的新书《山南水北》,觉得他在文中表达的“实在是蓄谋已久。我生性好人少而不是人多,好静而不是好闹。大自然的广阔和清洁从不让我烦恼,并且在后来很多文学作品中一直是我心中的兴奋”,可算答案。
联想起他这些年始终抱持着相对纯粹的文学创作状态,就觉得他的这一选择是个必然。他当然不是跑到八溪峒体验一下农耕生活,像模像样地跟当地老乡聊聊山村风物就完了,那最多是采风。采风的结果常常会派生出架着乡村生活躯壳的伪农村题材作品,或可为某地作协年终算字数提供一些分母,但实在没有太大文本意义。他是一头扎到那一片山水中,既享受风景之美,也品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甘苦。他在那里盖了房子,种着地,园子里猫狗厮混,墙外跟村民声气相接。山民的内心世界无疑是比较单纯的,这种单纯少了很多客套与伪饰。在书中我能感觉到,他们已经把韩少功当成了自己的一分子,最多觉得韩比农民多认得一些字而已,而这一点是异常宝贵的。惟有如此,才能真正渗透到八溪峒的一草一木中去,笔下的文字也才会这样干净、清澈。
出版社对这书的定位是“跨文体写作”,但我想,它是小说还是散文真是不重要,文字就是文字,生生套上某种说法对文字本身毫无意义。这书无前言,也没有后记,每一段文字,长则2000字,短了500字,完全是随性的。文字内容也全无类别划分,可能前一篇写一位神神道道的有趣山民,下一页就是村口有灵性的树,接着又可能是自家的收成盘点,等等。所以这书几乎可以从任何一页看起,文字虽质朴,却能读出文字背后的机趣。韩少功多年来在文学创作上颇多探索,但到了《山南水北》转而返璞归真,在我看来实在是另一重境界。他的文字功力还在,只是更加贴近当地的韵味,他完全可以用八溪峒的语感写作了,加上山居生活是无穷无尽的文字资源,常常寥寥几笔令八溪峒的某个人或某件事物活灵活现。比如,他写山中一位酷爱谈论时事又满嘴跑火车的“意见领袖”,那人这样表达对于日本的愤慨:“参拜,参拜,参他娘的尸!真要搞得中国人火了,好,什么事也不做了,一人出十块钱,做两个原子弹。老子把火柴一划,嘭嗵!”还有他写山中栗农的交易方式“‘一块钱一摇。’他没有秤,也没有升,要我自己到园子里摇一摇树干了事。交一元钱,摇一下,摇落的板栗都归我”。这种妙趣横生的描述在书中成为常态。
山里的生活当然不只是这些趣味,要是如此,那《山南水北》跟那些走马观花的文字也就没什么分别。韩少功在书中对于城市化进程中山民的尴尬处境颇多忧虑,对于山里人生活的艰辛也自有体察。这些文字中常常隐隐有悲悯之意,这种悲悯或是指向山中某个逃荒女子、发疯老兵、私奔恋人的,或是朝着一棵古树、一只流浪狗。他对于山民的固执、保守,还有对外面世界的好奇与忐忑也有心得。
读这书的时候,总是不时想起两年前读林白《妇女闲聊录》时的感觉,同样是剥离太多的文学笔法,同样是将笔触深入到最根源的生活本身,只不过《妇女闲聊录》的素材来自倚在门框上跟林白唠家常的农村保姆,而《山南水北》的素材则干脆是韩少功的日常生活。

注:前两天跟韩少功通了电话打个招呼,说好过两天再打过去认真聊聊。去年采访过他。韩对这书言语间很欣慰。可是连着三天找不到他,他是不用手机的。刚刚拨了他的电话仍是无人接听,遂敲出上面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