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相见总不晚  

2006-11-10 01:26:00|  分类: 听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次听说巴奈的名字,就听到她唱歌,而且还是现场。

去年秋天的罗大佑北京演唱会上,虽然上海疑似才子李泉卖力地又是弹钢琴又是帮着合音,但还算不上表演嘉宾的气派。直到老罗对着身后大呼:“有请——巴奈!”这个长得粗壮黝黑的台湾山地女子满身民族服饰踱到台前。我孤陋寡闻,并不知道她是谁,还道罗大佑礼贤下士,连合音的都请上台。等到巴奈张口唱歌,不知现场其他观众是何感觉,反正我是被震住了。巴奈的音色很醇厚,低沉但不沙哑,有绵绵不绝的穿透力。记得当时她唱一首阿美族(卑南族?)民谣,歌声低回忧伤,但是很有力量,跟马头琴似的,紧一阵慢一阵地飘过来,合着巴奈微微摇动的身躯,还有轻晃的两臂,只觉那一刻她风情万种。

这个爱唱歌的台湾原住民姑娘,最初带着跟朋友借的吉他独自到高雄寻梦。因为长得不好看,歌声又不甜美,在酒吧驻唱生活拮据。用她自己的话说,唱倒了很多店。“很穷,但饿不死。”她在最艰难的时候还是觉得要唱歌,不要死。幸好如此。

她也曾签约滚石,一晃六年却没出一张专辑,后来在了不起的台湾角头唱片公司出了迄今唯一的专辑《泥娃娃》。她成了台湾原住民歌手中的代表人物,即使这样,她依旧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明星,在角头唱片的网页上甚至能查到联系巴奈演出的电话。《泥娃娃》文案中,巴奈这样写——“唱歌和创作比较接近我的心理世界,可是哪有人每天拿着心理世界过日子的,那多闷啊?总要有生活能力吧!生活很残酷的,该吃饭就吃饭!”

之所以半夜三更想起来敲下这些关于巴奈的文字,是因为我半夜三更红着眼圈在听前天淘到的《泥娃娃》专辑,当时在王府井东方广场地下一层的FAB音像店发现这张专辑,马上就没有任何心思再逛下去,抄起来交了钱就往家里赶。

平日里听到喜欢的歌,常常觉得享受,但也就是享受而已,最多心里有些感觉。听到想哭的情况极少,最近一次是听胡德夫,但老爷子铿锵阳刚的台风与其说听到想哭莫不如说让我更想跟着唱。巴奈是另一次。

这张《泥娃娃》,12首歌。除了标题曲《泥娃娃》和翻唱胡德夫的《大武山美丽的妈妈》,其余10首都是巴奈自己写的。  泥娃娃 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她有那鼻子 也有那眉毛 眼睛不会眨/泥娃娃 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她有那鼻子 也有那眉毛 嘴巴不说话/她是个 假娃娃 不是个 真娃娃/她没有亲爱的爸爸 也没有妈妈/泥娃娃 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我做她爸爸 也做她妈妈 永远爱着她/  这些旋律很质朴,歌词也简单,巴奈的唱像一种年深日久被摩娑得温润的乐器一样。听的时候会想到很多,但鼻子一酸的时候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到此为止吧。用更多字句去形容巴奈的歌形容听巴奈的感觉是徒劳的,我根本形容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