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焦雄屏:书页翻动间 打开电影之门  

2005-09-21 14:4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纸用稿,勿转)
——“台湾电影教母”焦雄屏和她的“电影馆”

“电影馆”系列图书,无论台湾还是内地的影迷都不会觉得陌生。这个系列总是同高品位的图书选题、雅致的文笔、精彩的大师传记和专业的电影评论联系在一起。
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引进推出一系列“电影馆”以来,若干家内地出版社出版了与之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同类图书,深得影迷读者青睐。今年5月,江苏教育出版社(简称苏教社)推出《电影是什么》、《当代电影分析》、《电影的意义》及《法国电影新浪潮》四种“电影馆”图书,令人关注的是封面上赫然印着“焦雄屏 主编”字样。这位有着“台湾电影教母”之称的资深电影人,曾经带动了台湾新电影的崛起,不仅在台湾创立了“电影馆”系列图书,还横跨影评、电影推广、电影教育、制片、监制诸多领域,多次担任世界各大电影节的评委,其监制的《十七岁的单车》、《爱你爱我》、《蓝色大门》等电影在国际电影节屡有斩获。 
全新苏教版“电影馆”中,《电影是什么》是法国电影理论大师安德烈·巴赞的经典影评文集,视角辐射到电影艺术的方方面面,并对若干影史佳作有深刻评价,历来被全球影迷奉为圭臬;《法国电影新浪潮》则出自焦雄屏之手,从上个世纪60年代法国电影新浪潮运动的背景谈起,全景式展示了这一世界电影史上革命性运动的流派、演变、结果,对新浪潮代表人物及代表作有详细介绍和独到分析;其余两种图书也均系法国权威电影专家所写,同样是影迷的不二之选。
今年10月,焦雄屏担任监制的新片《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即将在上海开拍,前不久她来到北京跟读者见面,举办了“法国新浪潮电影”的主题讲座。记者在棕榈泉国际公寓大堂见到了焦雄屏,一说起和“电影馆”的缘分,她感触良多。当年从美国回到台湾,第一个要出版她的书的是朱天文(台湾著名的电影编剧、作家),两本评论集《焦雄屏看电影》就出版了,当时这些书还不叫“电影馆”。等到她从美国再度回台,把图书出版事宜交给时报出版社,这时“电影馆”系列已具雏形。后来负责电影图书的编辑张曼如从时报跳槽到远流,接下来的电影图书就拿到远流出版。最初以“电影馆”的名义出版焦雄屏撰写或编辑的图书,是从1985年开始。焦雄屏回忆她当时最喜欢的一本书是《认识电影》,这本书就成为“电影馆”系列的开端。
焦雄屏表示,她当时出版新书就是为了一个心愿:给学生做教科书。因为那时学生常常觉得她给他们的讲义不好懂,《认识电影》是她教学生的时候常常用来做教科书的。可是出版社的发展思路是出版图书的品种很重要,有些质量不太好的选题就加入到远流的“电影馆”。之后她在万象出版社再度开始出版“电影馆”,遗憾的是万象推出了不到十本非常好的图书后,财务出现问题,这个出版社就不存在了……

我:现在台湾的“电影馆”系列出版情况如何?
焦雄屏:远流“电影馆”和万象“电影馆”都不存在了。前不久我刚刚推出了麦田的“电影馆”,至今推出了三本书。麦田“电影馆”我拿过来跟江苏教育出版社合作推出。苏教社和麦田的合作不仅是“电影馆”,还包括其他图书。
我:截止到现在,你在台湾策划推出的“电影馆”系列一共出了多少种书?原创和引进的比例是怎么样的?
焦雄屏:一共接近两百种书。数量上还是引进海外的作品多,本土原创的作品少。首先这是由台湾出版界的出版速度决定的,另外,台湾能够创作这类图书的作者很有限。
我:苏教社目前推出的这几本“电影馆”,是否都是麦田出过的?二者的出版是否同步?
焦雄屏:苏教社和麦田的出版内容、出版进度不一定同步。有些图书麦田和苏教社可以分别推出,而有些图书是麦田单方面出版,有些是苏教社单方面出版。比如苏教社出版了巴赞的《电影是什么》,这本书在台湾会被视为没有销路,麦田就不会出版。
我:你是“电影馆”主编,如果内地作者的图书选题和作品达到你要求的水准,是否考虑过把内地作品纳入到这个系列?
焦雄屏:会的。我接触过一些内地作者,东西都写得很好。不过我希望能策划推出有一定专业水准的电影图书,而不仅仅是个人化的影评、杂文。现在“电影馆”有些书的翻译就是内地译者完成的。 我希望内地的作者,如果创作了关于电影的文字,有出书的想法,能跟我们联系。“电影馆”是个开放的系列,希望所有的电影同道能把很独到的见解和很专业的文字拿出来,通过我们,跟更多读者分享。
我:《法国电影新浪潮》中的图片,都是你手绘的,风格很特别,为什么不用电影剧照或海报?
焦雄屏:这本书是写法国新浪潮电影的,其实是一本电影史,需要大量的图片。我写完这本书之后,花了一年时间找图片,还找了一个法国人帮着找图片。可是很多照片已经找不到,而且能找到的照片收费非常高。后来决定找个画家来画,一定得是对电影很喜欢的人,并且很会画画,可是找不到这样的人选,我就决定自己画,出来的效果还不错。
我:你曾说过不会刻意规划人生,但你的人生无疑是成功的,这是否与你“无为而治”的人生哲学有关?
焦雄屏:我不希望我随意性的人生哲学影响别人,因为我的生活经历没有普遍意义。我做任何事情都很努力,我会很专心,但我从来不觉得辛苦,因为我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我要做电影的海外推广,就不会觉得这是个苦差事,出去可以见到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我很喜欢跟人家聊天,结识新朋友。我乐于把自己在海外的这些经历带回来给台湾或者内地的朋友分享,所以我这么忙还是要写很多专栏,毕竟有很多人会读的。我没有什么宗教信仰,却常常觉得自己冥冥中获得很多帮助。
我:你现在工作侧重点是在电影制作、监制上,还会继续编书、写书吗?
焦雄屏:当然会啊,“电影馆”刚刚在台湾出了一本新书《导演视野》,内地还没出版。内容是关于全球250个导演的,每人一页,像是一本工具书,中国入选的导演是王家卫、侯孝贤、杨德昌、陈凯歌、张艺谋。这是我认识的一位英国影评人写的,文字非常好,观点很精辟。内地版本马上就要出了。
我:以一个影迷的身份,你比较偏爱哪些导演的作品?
焦雄屏:这要分地域的。日本的我喜欢小津安二郎、黑泽明的电影;台湾地区的喜欢侯孝贤的片子;香港我喜欢许鞍华和王家卫的作品;美国导演我喜欢伍迪?埃伦、科波拉的东西……希区柯克也是我很喜欢的导演,我在写一本关于希区柯克电影的书,已经写了三分之二。我觉得人们对他的作品更多是误读,只是觉得他的片子很好看,很卖座。我最喜欢的一位导演,是德国的刘别谦,几乎是热爱他。
我:时至今日,你还能像当初作为单纯影迷那样享受看电影的快乐吗?
焦雄屏:当然能。我常常看到一部好电影,如获至宝,依旧会很激动。比如我看到阿尔莫多瓦的《我的母亲》,就哭个不停,激动好多天。

结束采访前,焦雄屏告诉记者,她会经常来内地,因为内地有很多电影人才,电影市场广阔,电影图书的读者群众多。随后记者从江苏教育出版社得知,“电影馆”之《导演视野》正在编辑制作当中,很快就将出版,已列入出版计划的《阿尔莫多瓦:颠覆传统的人》、《科恩兄弟的梦》、《候麦:爱情、巧遇和表述的游戏》、《费里尼,一个梦,一生》、《伯格曼:欲望的诗篇》都处于紧张的翻译中,今年年底明年年初会陆续跟读者见面。
焦雄屏:书页翻动间  打开电影之门 - nirvana1129 - 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