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当汉嘉邂逅海莲·汉芙  

2005-08-16 20:31:44|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查令十字街84号》,失意女作家海莲·汉芙虽终生独居纽约,却有遥远伦敦未曾谋面但心灵相通的马科斯·柯恩书店老板弗兰克,那个信息有限交流手段单调的年代,最能映衬出人心的纯净。他们的通信不算多,但持续了20多年,之间有《牛津英语散文选》、《傲慢与偏见》和丝袜、鸡蛋等生活必需品在英美两地互访,想想都是超越红尘的幸福。而《过于喧嚣的孤独》中的垃圾站打包工汉嘉似乎没那么幸运,至少在俗世眼光中如此。35年与废纸为伍,一个人在陋室,陪着他的只有堆积如山的好书,从废纸堆中扒出来的。
因为这几天重看赫拉巴尔《过于喧嚣的孤独》,跟着精神世界丰富的老酒鬼汉嘉徜徉书海,突然想到,要是汉嘉和海莲·汉芙有缘相识,会是怎样的一幕。
汉嘉从来都不为没书看没酒喝发愁,他在肮脏、潮湿的地下室里手擎一杯啤酒,天花板上一个巨大圆洞,随时都会有歌德黑格尔混着废纸倾倒而下,汉嘉就在醉态下抚摸着细腻的羊皮封面,眼观精致的花体字,完全沉浸在书的世界里,他是那个世界的国王与圣贤,他与耶稣和老子在幻觉中交流。他陋室的破床上方悬着两吨的书,而粗犷热情的劳动妇女会在他的天地沉沉睡去,这一切构成汉嘉独一无二的对生活的理解与深刻的生命体验。赫拉巴尔假汉嘉之口,梦呓般在书中喋喋不休,这讲述如此动人,仿佛神话般令人不忍打断。
而我们的海莲·汉芙,在纽约寒冷的冬天,蜷缩在欠着房租的公寓,为她的英国文学烦恼,因为“全纽约市没人读英国文学了?”。她的英国绅士弗兰克有条不紊地在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微笑着读她信中不见外的嗔怪,按她的书单找书并规规矩矩地打包寄出。
有时候我想,海莲·汉芙对书的热爱不一定及得上老汉嘉,而那位书店老板能够找到的好书也不见得比汉嘉多。对于汉嘉来说,这真是个绝妙的讽刺,那些人类精神、文化精华,就这么跟沾着油污、老鼠屎的废纸一道,降临到醉醺醺的汉嘉面前。还好,至少它们在临终前能碰到这么个知己。汉嘉对书的喜好更倾向于阅读本身,虽然他见到好书也是爱不释手,但似乎并未像海莲·汉芙那般即使读过也要让好书陪伴。汉嘉常常把看过的好书,藏在一堆废纸中间,外面再罩上被丢弃的凡高油画印刷品,打个漂亮结实的包。天知道,这些书后来去了哪里。
它们会被挑拣出来,卖到英国的查令十字街84号、马科斯·柯恩书店吗?会被绅士弗兰克用湿布仔细擦去封面上的灰尘污垢,小心包好,寄给远方的海莲·汉芙?
海莲·汉芙后来终于去了伦敦,只是她魂牵梦绕的马科斯·柯恩书店和她的弗兰克都已不在。她会顺便去捷克散散心吗?那个出了哈谢克和卡夫卡的地方。在布拉格某个昏暗的小酒馆,望着窗外出神的海莲·汉芙被一身邋遢的打包工汉嘉撞了个正着。汉嘉的啤酒在海莲·汉芙身上撒了一半。汉芙刚要发火,就被汉嘉腋下夹着的一本书所吸引,那么精美的装帧,那么珍贵的版本!于是她消了气,跟汉嘉打起了招呼,要求翻翻这本书,代价是请汉嘉喝一杯。
我不知道后来汉芙是如何忍着刺鼻的臭味跟着汉嘉去那个天上掉好书的神奇地下室的。生活永远充满悬念,汉芙永远都无法预测她与书之间还有多少缘份未尽。同样的,深谙生之尊严的汉嘉也不会想到,明天头上会掉什么书下来。没有见到深沉优雅的英国绅士,在这个终日与垃圾为伴的捷克粗汉身上,海莲·汉芙一样能够感到阅读的力量。
最终他们是否互留地址,或互通姓名,大概只有耶稣和老子才知道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