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开始

本博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人电子邮箱:dy133@sina.com

 
 
 

日志

 
 

  

2005-06-12 22:49:15|  分类: 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唉 - 波斯蜗牛 - 开始
 









《包公遗骨案》
陈桂棣、春桃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

因为包拯,也因为写出《中国农民调查》的陈桂棣、春桃夫妇,《包公遗骨记》不能错过。不知道这本书的命运会怎样?或许避开三农问题,只是为一代清官遗骨无法安息而发问的主题不至于为当权者讳。
看到书中有二人的合影,发现他们很有夫妻相,想当初他们走到一起,更多的该是缘于共通的灵魂吧。
依然是朴素平静的笔触,文字后面依然是两颗不愿仅仅为丰衣足食而跳动的心。整个双休日几乎都在看这本书,面对流畅的文字却几番合上书页。纵然对包拯的认识只停留在民间故事与戏曲《铡美案》中,或者包拯只是个普通的宋代平民,他的身后事他的坟墓遭遇的不敬也足够令人齿冷,何况他是清名远播泽被后世的包公!是千百年来普通中国百姓对为官者的完美寄托。
读到书中开始部分文博干部吴兴汉前去包公故里考察包公墓保护情况一节,书中这样写道:“到了包公墓地,吴兴汉一路上悬着的那颗心,竟好像被谁猛地从胸腔中掏了出来,又重重地掼在岗头上。他无论如何想象不到,眼前竟是一片凄凉而又狼藉的景象:虽然尚有十几座大小不一的土坟丘仍原封不动地凸现在那儿,包公的墓丘却分明已经被挖开,坟头不见了,原来是坟头的地方,现在成了一个面目狰狞而丑陋的大坑,坑里盛满了肮脏不堪的秽水。”这一切,发生在1973年,理由——为了合肥二钢要建石灰窑……
自然,包公墓的遭遇,不会是那个年代的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可扼腕的一个。可是,当这个个案如此真切地由作者通过文字传递给读者,虽不致似当年吴兴汉那般几欲落泪,也是身处夏日,心底寒意乍起。谁能保证这样的一幕不会在今天的中国重演呢?
没有人天真到以为两个作家一本书能解决什么问题,但也幸亏这样的作家不断地捧出这样的书,一部分历史印在纸上,被那么多人阅读、传播,就不是那么容易湮灭的了。而我们日渐麻木的生活,更加需要不断地有这样的文本来唤起内心奄奄一息的血性和正义,疑问与嗟叹。唉 - 波斯蜗牛 - 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